西方文学

00706 痔疮复发再找我(第八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7-09 15:40 来源:本站

00706 痔疮复发再找我(第八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法克……”路易斯暴怒了:“你是耍了我?这是不可原谅的,你知道这个玩笑有多恶劣吗?”“那你知道把我从睡梦中叫醒,然后千里迢迢的赶到纽约来,有多恶劣吗?”陈曌伸了伸懒腰:“先给我安排一个睡的地方,你知道吗,我现在躺下就能睡到天荒地老。 ”“我现在恨不得把你干掉。

”“你想干掉我,等我睡一觉再说,我现在真的非常困。 ”睡觉睡一半,然后被人拖起来。 飞了四千公里,跑到纽约来给人做手术。 这种体验非常不好,从身体到心灵都很不好。 陈曌到现在起床气都没消掉。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医生突然叫住了陈曌:“你给她做了眼睛移植手术?”“什么眼睛移植手术?我不懂,我进去的时候,她的眼睛就是好的。 ”陈曌甩开了医生:“路易斯,你侄女的痔疮要是再复发,记得抹药。

”路易斯脸都黑了,要不是看你救了诺玛,真想乱枪扫了你。

路易斯给身边的管家使了个眼色。 管家受意:“医生,很感谢你的帮助,我家诺玛小姐的感冒好多了,请配合一下,我们家诺玛小姐现在要办理出院手续。 ”“我……”医生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侮辱了。

诺玛送进医院后,他可是在手术室里抢救了三个小时的时间。

然后现在,她的眼睛好了。

一个说是得了痔疮,一个说感冒。 你们能不能先商量好,然后再来糊弄我?不过,这些都不重要,真正让他无法接受的是。

诺玛的左眼完全不像是受伤过后,或者是刚刚手术后的眼睛。

看起来一切正常,这才是他最无法释怀的地方。 所以他真的很想知道,陈曌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就在这时候,管家塞给医生一张支票。

“这张支票是不记名支票,去任何一家银行都能提取,也不会有任何提款记录。

”医生原本是想要表示一下,自己不会被金钱打败的。 只是,在看到支票上的数字后,他被打败了。

所以说,人有的时候,不要太高估自己的信念。

这可能是最容易被摧毁的一个。

陈曌在纽约睡了几个小时,然后就直接乘坐路易斯的转机回洛杉矶了。

虽然路易斯一直在挽留陈曌,可是陈曌还是喜欢在自己的家里待着。

纽约给他的印象实在是不好,每次来都有大麻烦。

陈曌觉得,如果自己再继续逗留下去的话,麻烦会更大。

这一趟虽说疲倦,可是路易斯依然爽快的支付了一千万美元。

这可能是他最痛快的一次付钱了。

……“诺玛,晚餐时间到了。

”路易斯担心诺玛出事,所以接回自己的家里照顾。 不过自从能够看到东西后,诺玛就一直的看东西。

她有太多太多需要学习的东西,她几乎什么都不认识。

原来,能够看到是这种感觉。

诺玛抬起头,她戴着一个单眼眼罩,就像是个女海盗一样。 “今晚吃什么?”“澳洲龙虾、日本和牛牛排,还有深海螯蟹。 ”“螯蟹,和寄居蟹一样吗?”诺玛对于寄居蟹还有着非常深的恐惧感。

“寄居蟹根本就不危险,也不会寄生在人的身上,你不要被陈那个混蛋骗了,还有……我也没有找人要干掉你。 ”路易斯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句话他已经重复了几百次了,路易斯要干掉陈曌,也不会去干掉诺玛。 “当初哥哥和姐姐对我那么照顾,我会如同他们对我的照顾一样照顾你。

”路易斯说道。 诺玛的父母去世的时候,路易斯才十几岁,而诺玛那时候才几岁。 路易斯是他的哥哥和嫂子带大的,所以对他来说,哥哥和姐姐就相当于父母。

诺玛虽说是他的侄女,可是他一直都是把诺玛当作自己的女儿一般照顾。 所以,这个世界上路易斯会去伤害任何人,唯独不会伤害诺玛。

路易斯对陈曌开的这个玩笑深恶痛绝,可是陈曌又救了诺玛。 对此,路易斯非常的无奈。

当然了,路易斯对于陈曌救了诺玛非常的感激。

特别是从地狱到天堂的那种感觉,任何人都无法理解的狂喜。 “你手上戴着的是什么?”“这个吗,手表。 ”诺玛对大部分的事物仅仅只是不知道样子,并非全然无知。

就比如说手表,她是听说过的,路易斯只要说一下,她就能够完全明白。

即便是在餐桌上,诺玛也拿着平板电脑,一直在那里看着。 “诺玛,还要再吃一些吗?”“不了。 ”诺玛摇了摇头:“叔叔,我先回房间了。

”“好,早点休息,明天带你出去逛逛。 ”诺玛走了两步,突然脑袋一沉,接着就一头扎在地上。 “诺玛!”路易斯惊呼一声,连忙上前查看诺玛的情况。

“诺玛,你醒醒,诺玛,你醒醒……快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仅仅只是出院一天的时间,诺玛再次进医院。

“医生,诺玛怎么样了?”路易斯看到医生从手术室出来,急切的问道。 “诺玛小姐的情况很奇怪,她的大脑一切正常,可是她的脑电波非常弱,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她需要留院观察。

”“你没检查出问题?”“没有,诺玛小姐的体征都很正常,我们无法检查出,她到底哪里有问题。

”“我真不该对你们抱有希望。 ”路易斯怒道。

对于一个医生来说,被人当面质疑自己的能力。

是非常伤自尊的事情,医生也有火气。 “路易斯先生,也有是昨晚那个人,他的手术出了问题。

”医生意有所指的说道。

“你自己没能力,就怀疑别人的能力吗?”虽然路易斯嘴上这么说,可是心底难免产生怀疑。 在医生走后,路易斯还是拨通了陈曌的电话。 如果诺玛这次昏迷,真的是因为陈曌的治疗。 恐怕现在也只有陈曌,才能让诺玛苏醒过来。 “喂,陈……我觉得你可能还要来纽约一趟。

”“什么?你是在耍我吗?”“诺玛昏迷不醒。 ”“不要说是我干的,或者什么后遗症,我的治疗没有后遗症,肯定不会是我的原因。

”陈曌开口直接甩锅。

延伸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