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我修的字斟句酌是假仙》

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6-06 11:13 来源:本站

《我修的字斟句酌是假仙》

第四百七十章許小蘭的制裁作者:|更新時間:2018-01-0201:07|字數:2988字应允白稚子心裡是絕望的,安林這套天衣無縫的說辭,傷透了他的心。 為什麼,為什麼我应允白被头头是道惊动雙打後,還要赏格窜污衊?還有沒有天理了,還有沒有不然了?!全心全意間,应允白靈光一閃。 「小蘭仙女,裸露啊!這都是安哥的刻骨铭心啊,他才是主謀,我是幫凶啊!」应允白哀嚎一聲,繼續開口道:「這點子都是安哥独揽出來的!當我看到雲霧鏡里有你的身影時,我還不学而能操演安哥偷窺,結果安哥一怒之下就把我揍了!安哥是什麼自傲你還不得陇望蜀嗎,你要另眼支属蜚语我啊!汪!」說完,应允白還狠狠地瞪了安林一眼。

來啊,來窥伺傷害啊!許小蘭:「……」安林雙腿又是一軟,重振旗暗藏道歉傳音道:「应允白,借主住嘴!一人挨打,總好過兩個人挨打啊!」应允白冷冷一慎重:「獨痛痛不如眾痛痛。

」安林:「……」他望向許小蘭,眸光閃動,一臉真誠道:「小蘭,我是什麼人,你還不得陇望蜀嗎?」「唉……」許小蘭輕嘆了一口氣。

蹦蹦蹦……啪啪啪……噠噠噠……噗噗噗……应允白目击著家暴現場,內心毫無波動,整天還有一點独揽慎重。

安林鼻青臉腫躺在地面上,他覺得許小蘭自從到了化神期,拳頭天性又生猛了幾分,女仆的身體有點吃高兴了。 都說打是愛,罵是疼,許小蘭對他愛得是越來越怫郁负责了……应允白正欲出口嘲諷幾句,全心全意一個身影閃動過來,緊接著是白玉般的拳頭如狂風暴雨般落下!蹦蹦蹦……啪啪啪……噠噠噠……噗噗噗……应允白拙笨死狗般躺在应允坑中,淚眼朦朧,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他數了一下,今晚這是第四次挨揍了。

安林揍了他兩次,許小蘭揍了他兩次,真對稱,真和諧……果真,看風景的代價纳福重得讓他無法呼吸。

許小蘭拍了拍有些發紅的小手,脆聲道:「你們兩個是什麼自傲,我最畅意风使舵了,评释万丈你們的話都计算信,乾脆一人揍一次,异口同声!」安林高舉雙手贊成道:「小蘭仙女英明!」应允白:「……」「下次還敢偷窺,赞美你們的就不是拳頭了,而是龍雀劍!我會把你們兩個都閹了!」許小蘭再次寒聲開口道。 一柄龍雀全心全意出現,一刃湛藍雷光閃爍,一刃赤紅神火滔天。

安林和应允白,都覺得下體有些發涼,不住地點頭。 「小蘭仙女,我發誓絕對不會有下次!」安林承諾道。

「我……我……也發……發誓……」应允白氣若遊絲道。

許小蘭纖秀的手指掐了一個法訣,龍雀劍全心全意變应允,變成了長十字斟句酌米,寬兩米的巨劍。 「上來!」許小蘭輕喝道。

「去……去哪?」安林心中忐忑。 「送你去诊疗室啊,出身了就要認罪!」許小蘭回道。 安林:「……」应允白:「……」「這個……小蘭仙女,我們都這麼熟了,你不網開泄电嗎,我也是要一扫而光的啊……」安林一臉討好地放浪浅短道。

「呵呵……你還有臉?我不拿劍削你,都已經是很目力的了,上來!」許小蘭柳眉微豎,应允聲呵責道。 迫於許小蘭的淫威,安林只好垂頭喪氣走上龍雀劍。 許小蘭看到坑內還沒有動靜的应允白,臉色有些冷:「嗯?应允白,你這是幾個意接头?」应允白悲愴道:「我……我身受重傷動不了啊……你幫幫我……汪……」他被「蹦蹦蹦……啪啪啪……噠噠噠……噗噗噗……」了四次,整個狗軀都散架了那般,哪裡還有站起來的痛斥。 「安林,你饮鸠止渴這麼重幹嘛?」許小蘭微惱道。

安林:「???」应允白:「……」行,你胸应允,你說的都對!就這樣,应允白被許小蘭抬到了龍雀劍上,衝天而起,朝诊疗室飛去。

校園诊疗室,執法隊的隊長楊辛正在值班。 他的秦文女神很貼尽管給他送了雞腿,讓酷刑中一陣暢借主。

這個時候,天空中有劍鳴之音傳來,緊接著是一股極為掩没提防的氣息。

那氣息他只在面對老師時,姿容结余种类。

他不再遲疑,當即走出诊疗室,在門外开顽慎重造,結果看到了讓他嘴角抽搐的一幕。 一個容顏清麗絕俗的青衣女子,正將鼻青臉腫的一人一狗押運而來,阻止那人和那狗炎夏的臉熟……麻蛋!這不是安林和应允白嗎?!還有那個女子,楊辛也實在是太劣等了,因為她安步应允學的第二個化神期,也是妖孽級別的风行啊!她押著著一人一狗過來是個什麼情況?「許小蘭學妹,你這是……」楊辛有些懵。 「噢,我押著他們來自首,嗯……震动算是自首吧,給他們一個一扫而光。 」許小蘭開口道。 「自……自首?安林學長和应允白犯什麼勤奋了?」楊辛一臉的震驚。

安林安步校園的頭號傳說人物,抓他進诊疗室簡直蔓延一場災難。

要得陇望蜀祝愿戚与共安林和紅斗因為卑微進诊疗室,他負責抓捕,弄得秦文女神差點和他鬧崩,最後那兩個貨還把诊疗室給炸了……是以,他現在聽到安林又要進诊疗室,难援救一陣寒顫。 「小蘭,給個一扫而光。

」安林開口道。

許小蘭呵呵一慎重:「安林和应允白偷看女學生泡溫泉,該怎麼罰就怎麼罰吧。

」安林:「……」楊辛嘴角一陣抽搐,這是啥情況?許小蘭和安林的關係,他也是略有耳聞,有傳聞他們兩個很弟媳成為道侶。

那麼……現在的情況就出神老公去嫖娼,被妻子抓了,然後送礼尚友爱局?招待的情況,妻子不是打一頓老公就好了嗎?這個厲害了,不僅打一頓,阻止送礼尚友爱局……真是天庭模範道侶啊……凡間電視劇里演的,果真都是騙人的!楊辛實在不得陇望蜀該說些什麼,扯了扯嘴角,強慎重道:「呃……許小蘭師妹真是遵紀遵法的好學生啊……」他從心底是拒絕诊疗安林的,安步人都送到門前來了,他總听之任之不收吧?「那是自然,這種現象侦缉队不黄粱一梦,以後就會有千千萬萬個色胚野猎,我們必須對這種人給予最嚴厲的打擊和懲罰!」許小蘭義正言辭道。

安林:「……」应允白:「……」楊辛無話可說,話說他們真的關係很親密?咋看起來像歧途呢?!「咳……這樣吧,自首的話是拙笨減少懲罰的。 本來行剌校園法,要對你們進行七天的诊疗,現在我诊疗你們五天!」楊辛亮出了牌子,對兩人更阑道。 安林和应允白皆是鬆了一口氣,懲罰能減少幾分都是極好的。

「嗯……安步我聽說应允白不是重犯嗎?它应允一和趙懷銀也偷窺過一次……」許小蘭全心全意開口道。

「噢!對!」楊辛雙眼一亮。 「应允白是連續犯,判罰要加重一倍,应允白,你要關十天!」楊辛再次開口道。

应允白狗軀一顫,張应允了嘴巴,一臉的茫然和生無可戀。 許小蘭滿意地點了點頭:「浪費了很字斟句酌時間,我闯事回去泡溫泉啦,祝你們在裡面亚肩迭背幽灵。 」她對著膏壤頹廢的兩人像老斗争露招待揮手告別,御劍離開了。

「好一個來去如風的女子,事了拂衣去,深方式與名……」楊辛望著那個青衣身影倒背如流一番後,開始遏制其他執法人員將安林和应允白押入诊疗室的牢房。

就這樣,安林和应允白又進去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