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第242章 搽药酒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7-12 11:58 来源:本站

第242章 搽药酒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那我就唱一首《lovestory》。 ”根本没有太多的考虑,他就应下叶景诚这个要求。 这个黑人小孩还是个机灵鬼,见到叶景诚不时望向朱寳意。 干脆选择以爱情为主题的歌曲,可不可以成人之美是其次,主要是投人所好,自己的小费更容易得手。 where。 do。 i。

beginto。 tell。

the。

story。

of。

how。 great。 a。 love。

can。

bethe。 sweet。

loves。 tory。

that。 is。 older。

than。

the。

色a……黑人小孩的歌喉还不错,只是歌曲的风格并不适合他,特别是他这个黑人的形象。

相比之后,一开始那种口沫横飞的饶舌歌,反而更适合他。 “那么,这二十美金我能拿走了?”一曲完毕,见到叶景诚若有所思,黑人主动讨要道。

叶景诚点了点头,随即问道:“你的歌喉不错啊,为什么不去当歌手,而是在这里卖唱。 ”“你也觉得我有这方面的潜能吗?”收起了那张美元,黑人情绪兴奋的说道。 “好吧,我是有那个打算。

只是我父母希望我做一个有用的人。 ”末了黑人耸了耸肩,说道:“所以我还要认真读书才行。 ”“你现在的年龄的确是小了一些。

”叶景诚表示同意这个说辞,问道:“再等多几年吧,或者你除了当一名歌手,还可以当一名出色的演员。 ”“先生,你的语气听起来就像一个星探。

”黑人的态度有所改变。 这点不用叶景诚开口,朱寳意替他主动解释。 当听到叶景诚是一个导演、制片、投资人时,黑人的情绪十分激动,暗道自己真的没决定错,借着暑假来这里寻找机会,没想到转眼就遇到一个投资人。

只是,他火热的内心很快冷却了下来。

好莱坞这边似乎并没有华人投资者,其实也不能说没有,但是要说出名的的确找不到一个。

就连星光大道的中国剧院,都是一个米国人建造的。 “我并不是这边的制片人,不过好莱坞迟早会成为我的发展平台。 ”叶景诚自信的笑了笑。

然后让黑人留下电话和家庭住址,或者以后还有找他拍戏的机会。

对此,黑人小孩倒没有别的想法。 能够随手拿出二十美元做小费,断不会对他这种受歧视的黑人有企图。

只是叶景诚找他拍戏的想法,黑人小孩也是摇了摇头否决。 在他想来,除非日后黑人不会再受人歧视,那样叶景诚或者还能发展到好莱坞。 叶景诚又邀请对方一起进餐,黑人小孩看着硕大的鸡屁股咽了咽口水,最后还是拒绝了叶景诚的好意。

留下姓名、电话和地址之后,便转身离开这间餐厅。

“威尔.史密斯,费城?应该没错了。 ”看了看纸条上的名字和地址,叶景诚的脑海浮现出一个成年的黑人身影。 ……“啊~~”两人走在大街之上,朱寳意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欠。

见到对方略显疲累的样子,叶景诚关心的问道:“需不需要先回酒店休息一下?”“不用了,其实我也不是很累。 ”朱寳意扭了扭双肩,立刻换上一副精神焕发。

只是在叶景诚看来,她明显是在死撑。 看到朱寳意走出好几步的身影,发笑的摇了摇头。 只是下一刻,叶景诚的脸色急转。 一个伸手拦腰将朱寳意拉了回来。 “你做什么!”这次,朱寳意倒是很快反应过来。 都已经被叶景诚拥入怀中,还不反应过来她缺心眼呀。 “啪嚓——”不过后一秒,她原来站的位置传来一声巨响,一个花盘从三楼高的住宅掉了下来。 幸好叶景诚及时把她拉住,否则这花盘往她脑袋一砸,就是没有生命的危险,也肯定要进医院进行急救。

“没事吧。

”将朱寳意扶了起来,叶景诚往住宅上面看了一眼。

隐约还能听到上面传来男女吵闹的声音,估计又是小情侣一言不合又乱扔东西。 “没事,就是……哎呀!”一个不稳,朱寳意脚下的高跟鞋直接断了鞋跟,就连脚踝也给崴了。

见状,叶景诚说道:“我还是带你去医院看一下。

”“不用了,就是脚扭了一下。

”朱寳意勉强着要站起来,结果脚踝传来的刺疼感,惹得她一阵冷汗猛流。

“不去医院也行,我先扶你回酒店休息吧。

”原本,叶景诚是想说背对方回去。 但是朱寳意明显会拒绝他这份好意,所以他只好退而求助。

将朱寳意的右手放在自己肩头,然后他的左手扶在对方腰间,忍不住上下摸索了一番。

没想到朱寳意看起来瘦瘦的,摸起来却是肉肉的。

幸好对方的注意力放在自己的脚踝上,所以并没有注意到他这些小动作。

叶景诚见好就好,扶着朱寳意走了一段路,终于拦到一辆计程车,两人返回机场附近的酒店。 回到酒店,叶景诚并没有对朱寳意放任不管,热心的从行李箱找出一支药酒,然后屁颠屁颠去敲对方的房门。 “叶…诚哥,是不是有什么事?”朱寳意一瘸一瘸走出来开门。 “你脚扭伤了,如果不处理很容易肿起来,正好我那里有一支铁打药酒。 ”说罢,叶景诚将药酒递了上去。

“多谢你。

”朱寳意带些小感动接过药酒。

“不用,你一个人可以处理好?”见到对方一脸不解,叶景诚知道她这副牛皮灯笼不是假装的,而是真的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他干脆直言道:“不如我来帮你搽药酒?”“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搽就可以了。 ”朱寳意连忙推脱。

“搽药酒最要紧的就是力道,这一点你把握不来,还是让我来帮你吧。

”说完叶景诚重新拿过药酒,其后不客气的走进房间,顺带把房门也给关上,使得朱寳意一阵无语。

尽管心里扭扭捏捏,朱寳意还是接受了叶景诚帮的好意。

两人分别坐在三人沙发的一头,叶景诚热心的把对方受伤的脚抬到自己大腿上。

其实朱寳意最具有杀伤力的,并不是身上的气质和脸蛋。 而是她那双腰部以下至少105厘米的大长腿,这对于一个身高超过一米七的她,绝对是黄金分割的身材。

何况朱寳意此时换上一条短裤,短裤以下白皙的皮肤尽露眼前。 直让人看到她这双长白直的美.腿,就恨不得陷入她的温柔乡被活活夹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