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囚爱:夫人休想逃金可可冯子鸣

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7-22 16:44 来源:本站

囚爱:夫人休想逃金可可冯子鸣

笔趣阁最快更新囚爱:夫人休想逃金可可冯子鸣最新章节。

“子鸣,你今天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金可可颤巍巍的问,她不确定冯子鸣是否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 冯子鸣沉默不语。 金可可犹豫片刻,还是决定问一下,“子鸣,你什么时候到医院的?”回复金可可的依旧是一片死寂,好似金可可从未说过话似得。

“你去参加乐乐的家长会了嘛?”金可可继续尬问,固执的想要问个清楚明白。 然而死寂持续着。

“那些家长是不是都很奇怪你这么年纪轻轻竟然生出这么大的女儿?”这话问的金可可自己都觉得扯的慌。 金乐乐的身份众所周知,更何况这不是第一学期的家长会,哪有人不知道金乐乐的家长?该死的沉默,你就不能滚一边去吗?你知道你的存在究竟给别人带来多大的困扰吗?冯子鸣是铁了心不要理金可可。 “你为什么不说话?”金可可咬咬唇,终究问出了口。 冯子鸣保持哑巴的状态,这些年早已习惯了缄默少语,即便一天不说话,他都无所谓。

“你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金可可连环式的追问。

“你在生气?”“你在生谁的气?为什么生气?为什么不理我?”......良久之后,气氛一度陷入僵局。

金可可却坚持不懈的努力试图撬开冯子鸣的嘴巴,“你倒是说话啊,有什么事情是言语不能沟通解决的?”这个臭男人,没事就爱闹性子,着实讨厌。 “行,你不说话就算了,我也不说了,说到现在口水都干了,捞不着半个笑脸,连一口水都没得喝。

”金可可斜倚着,眼神飘向窗外。 油盐不进的男人真讨厌,生个气都能把人给活活憋死。

原来不单单是女人来大姨妈之前会阴晴不定,男人也有这种时候。

他,该不会要来大姨爸吧?“为什么不立刻打电话给我?”快要抵达幸福湾的时候,冯子鸣突然沉声质问出声。

金可可心口一滞,“没什么事情,不想打扰你。 ”“你不知道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冯子鸣不悦道。 提到这个金可可就有些伤心了,“小时候我很爱哭,遇事就哭,但是没吃过一颗糖。

”“小时候和现在能比较?”冯子鸣白了眼金可可,怀疑她的脑壳是不是有点问题?他只是打个比方,她竟然弄出一副伤心欲绝的表情。 父母的偏心主动让金可可受尽委屈。

“道理不是差不多吗?”金可可老实巴交道。

“以后遇到类似的事情打电话给我,我是你的丈夫,理应在你有困难的时候第一时间出现。

”冯子鸣来迟了一步,否则他今天绝不会轻易放过冯子轩和秦烽。

“谢谢你。 ”金可可被感动了一把鼻涕一把泪。

冯子鸣微微有些心疼,不知道为什么金可可的眼泪总是会让他坚硬的心柔软几分,而罗文素的眼泪只会让他产生烦躁的心情。

银灰色的跑车缓缓停在路边,冯子鸣将哭的一塌糊涂的金可可搂入怀中,细声呵护,“别哭了。

”“我也不想哭的,但是你的话太暖了,我忍不住。

”金可可捂住脸,她知道她哭的样子很丑,她不想让冯子鸣看到。

医院里。

秦烽和冯子轩各自挂了彩,冯子轩接到束敏的电话,火速撤离医院,秦烽则是被秦家的人带了回去。

“子轩,你今天去哪里了?”束敏冷声问,一副山雨欲来的表情。

冯子轩扯出一个放荡不羁的笑,迈着优雅的步调走到沙发边入座。

“追我嫂子。

”冯子轩痞里痞气道。

“你!”束敏暴跳如雷,气的说不出话来。 束敏没想到派去跟踪金可可的人竟然会拍到有关于自己儿子的混事,她早有不好的预感,只是一直不愿意去想,更不愿意相信冯子轩会如此糊涂。 束敏一直以为冯子轩是个野心勃勃的人,她正在张罗着给他找个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好引起冯傲天的重视可是连续找了好几个家境不错的姑娘,冯子轩都会以各种理由搪塞她。 “妈,你现在已经拥有了自己想要的,请你不要再管我的事情了,谢谢!”冯子轩嗤笑道,他实在是受不了控制欲极强的束敏,索性起身往楼上走。 束敏沉浸在不可思议之中,脑袋一片混乱。

“冯子轩!你给我站住!”束敏腾的一下站起来,疾步追上去。 冯子轩做个乖巧听话的好孩子,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看一眼束敏。

束敏绕到冯子轩的身前,脸都被气变了形,“你究竟想干什么!整个W市有那么多好姑娘,你不要,你偏要一个破鞋!”破鞋就算了,竟然还要那个女人的媳妇!“妈,这都什么年代了?你竟然还保持着陈旧的思想,什么是破鞋?你敢说你跟爸之前就没跟过别人?”冯子轩不喜欢束敏这么说金可可。 啪的一声响,束敏重重地给冯子轩一耳光,“你再说一遍!”冯子轩早已被打习惯了,哪怕他现在二十几岁,束敏仍旧会随时随地想动手就动手。 冯子轩用舌尖轻舔嘴角,眼底掠过一抹挣扎,“我爸也是个破鞋,你为什么死心塌地的对他?还未婚先孕生下了我?”这话里满是讽刺意味,狠狠地刺痛了束敏的心脏。 她上辈子究竟造了什么孽?为什么会生出这么个逆子!“子轩,你是想活活气死我?”束敏浑身发抖,双目冒火。 “妈,你可得保重身体,爸虽然是个破鞋,但却是块香饽饽。

”冯子轩冷嘲热讽道。 “冯子轩!”束敏差点被气死掉。 “妈!有些事适可而止就好,别太过火了,否则引火自焚就不好看了。

”冯子轩出声警告。 这是那个乖巧听话的儿子?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然变得如此陌生?束敏满脸的不可思议,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母子俩会反目成仇。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这么多年,我忍辱负重的为了你,”“为了我?你少拿我当你欲望的挡箭牌了!当初你答应爸只做地下情人,绝不会有孩子,结果呢?你偷偷摸摸的生下了我,拿我当伤人的戾气,让我无形中被沾染了一生的血债!”关于吴彩莲的死,束敏可以无动于衷,冯子轩却一辈子难以释怀。

束敏没想到冯子轩会这么想,她处心积虑的想要替冯子轩得到冯氏总裁的位置,就是希望冯子轩能够站在世界的顶端俯瞰整个世界。 “孩子,你误会妈妈了!妈妈只是想让你成为人上人,没有别的想法,还有那什么血债都与你与我无关,她就是个短命鬼,即便我们不出现,她也是死路一条!”束敏慌乱的解释着。 笔趣阁最快更新囚爱:夫人休想逃金可可冯子鸣最新章节。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