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做好事反被讹诈,六旬老人讨说法

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7-11 20:40 来源:本站

做好事反被讹诈,六旬老人讨说法

    好心好意救警察儿媳妇,警察却讹人钱财又扣车  我叫李金元,今年65岁,住在常熟市虞山镇宝岩。

电话号码:13862334833。

我是一个蹬三轮出车夫,点滴收入都是汗水换来的,每日赚取微薄收入维持生计,文化水平一般,但是深知做人要有善心。   2016年4月份左右,我蹬三轮车经过方塔街的时候,警察丁俭与护士长谈惠芬的儿媳妇骑电动车摔倒了,我看见她爬不起来,就好心好意上去搀扶她起来了,她叫了家人过来后,谈惠芬却诬告是我撞她儿媳妇的,随后警察丁俭也过来了。

让我去了交警大队,我要他们调取监控,证实我的清白,可是谁知那天很不凑巧,监控停电了,谈惠芬蛮横诬告是我撞的人,要我赔偿240元医药费,可是根本就不是我啊,很是冤枉,丁俭叫交警大队的朱银宝(编号246306)把我三轮车扣押了,还要我交出罚款,我不承认,那个交警说:“现在社会还有谁会学雷锋了?你就认了把,给了钱,我们把车子还给你。

”我的儿媳妇见我冤枉和他们理论,谈惠芬拖鞋就打,还揪住她的头发打,真厉害啊!我得挣生活费,还得接送孙子,一天也离不开三轮车,可是反复去要,警察丁俭不发话,就是没人敢给我。

我不得不又花了4400元买了个新车营运。 我好人好心好意帮助他们反而被陷害,一个人社会底层人士瞬间感觉非常的迷茫和伤心,我不放弃的找那天的目击者,一个与丁俭他们同村的老妇人不敢出来做证,说是这家人家很会搞关系,一贯横行霸道,得罪不起。 后来找到了一个同行的外地车夫,他也看到了当时的真实情况,出来帮我做了证明,还了我个清白。 但是他们还是不放我的三轮车,你们说这还是共产党不?后来我举报到常熟电视台,电视台找到了常熟市交警大队,他们联系到了负责的交警分队后才把扣押了15天的车子给放出来了。 取车那天,交警大队处理这个案子的负责人朱银宝不敢出来了,谈惠芬和丁俭也没有敢露面,后打听才知道谈惠芬是新区医院的护士长,丁俭是尚湖度假村派出所的协警,难道现在社会一个协警就有这么大的能耐吗?我一个平民小老百姓就这样被敲诈诬告,心里实在痛恨现在社会的风气,事隔虽然已经2年多了,但是我只要想到我明明是好心,却被这样子的诬陷,至今心情抑郁,久久不能释怀。

于是我决定还是要写一封信给领导,希望领导们一定把一些蛀虫要清理掉,不想把社会正义之风给被侵蚀掉。

我们虽然是社会比较底层的普通小老百姓,但是每天穿梭在这个常熟大街小巷里,希望能看到领导们能带领我们老百姓走上一个健康融洽和谐的环境。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