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混蛋爹地,妈咪要改嫁by时妩

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5-15 15:04 来源:本站

《混蛋爹地,妈咪要改嫁》作者是时妩,男女主角是夜莫深,沈翘的小说,混蛋爹地,妈咪要改嫁章节精彩阅读:一场代嫁,她嫁给了患有腿疾却权势滔天的男人。 “我夜莫深不会要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 ”本以为是一场交易婚姻,谁知她竟丢了心,兜兜转转,她伤心离开。

多年后,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正太一巴掌拍在夜莫深的脑袋上。 “混蛋爹地,你说谁是捡来的?”精彩章节“把她带去医院。

”夜莫深凉薄的声音如冰渣子落在身上一般,“看看她,到底是不是怀孕,检查结果出来了以后告诉我。

”萧肃立即点头:“是!”“不要!”沈翘用力挣扎起来:“夜莫深,我们只是挂名夫妻,你有什么资格让他们这样对我,放开我!”“放开?”夜莫深目光清冷,语气淡漠:“如果让我发现你怀孕了,后果你应该清楚,萧肃,把人拉走。 ”知道她不是自己要找的人后,夜莫深对沈翘,是没有了丝毫的怜惜之心。 “你们快点,把她带到医院去检查。 ”萧肃指手划脚。

尽管沈翘不愿意,但还是很快被带出去了,然后塞上车。 一路上沈翘都极为抗拒,但就是挣不开他们的束缚,后来她被强行带到医院,又见到之前那个医生。 一群人去而复返,让先前目睹了一切的人群们自动地退散到了一边。 这些人看起来凶神恶刹,并不好惹。 谁都不想引火上身。

整个过程,不知花了多少时间,沈翘都是被迫接受的。

等结束之后,沈翘连人和报告被一起带到夜莫深面前。

萧肃脸色凝重,同情地看了沈翘一眼之后,然后将报告单交给夜莫深。

夜莫深没有伸手去接,只是声音冰冷地问:“结果?”萧肃顿了顿,最终还是道:“的确是怀孕了。 ”那一瞬间,沈翘感觉自己好不容易累积起来的护盾就这样被穿破了。

她怀孕的消息被夜莫深知道了,那她以后还怎么呆在夜家?果然,夜莫深的眼神如刀子般凌厉,“呵,想让我夜莫深当接盘,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沈翘抬眸,无措地望着他。 “你可以给我一点时间吗?这次怀孕,我自己也是不知情的。

”“哦?”夜莫深挑眉:“你想告诉我,你完全不知情,这次去医院,是去打掉孩子的?”听言,沈翘愣了一下。

她承认自己是想静悄悄地处理这件事情。

可是在她的脑海里,从未出现过要把这个孩子打掉的念头。

夜莫深突然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眸色阴沉得如同暴风雨来临的前夕:“不如我给你一个机会?想要继续留在夜家,就把孩子打掉。 ”沈翘慢慢瞪大眼睛,打掉孩子?“不,不可以!”“不可以?”夜莫深嘲讽地望着她:“你不会真以为,我夜莫深会接受一个野种吧?”野,野种?沈翘苍白的嘴唇哆嗦了一下。 她也从未想过,自己会怀孕。

“怎么样?想清楚了吗?”夜莫深的眼神冰冷而无情,说出来的话仿佛淬了毒一般。

“你不会以为,带着你前夫的孩子嫁到我夜家来,我夜莫深就会接受吧?还是说,觉得我是个残废,看不起我?”沈翘摇头。

“我没有这样想。 ”她是根本没有料到自己会怀孕!她跟林江在一起两年,他从来都不碰她!她又怎么会知道自己会在那个雨夜里失去了处子之身?然后,还一次性怀上了?一切的一切,就像是倒塌的墙,疯狂地压在沈翘的肩膀上。 “求你!”沈翘虽然想过自己不能怀孕,有可能怀孕就会让她在夜家呆不下去了,可能还会被直接送回沈家,到时候沈家就成了全北城的笑话了。

“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啊。 ”夜莫深笑容嗜血,“对待你这种爱慕虚荣的女人,的确应该多给你一点时间。

这样,给你三天时间,你自己去做掉他。

”沈翘瞪大眼睛。 “如果三天后,那个野种还在你肚子里的话,你就给我滚出夜家。 ”说完,萧肃推着夜莫深离开了。 现场只剩下沈翘一个人,她跌坐在地上,四肢冰冷。 许久,沈翘颤抖着双手拿出手机,给自己的好朋友打电话。 半个小时以后,沈翘的好朋友韩雪幽开了车过来接她。 沈翘失魂落魄的被她带回家。

“说吧,怎么回事?”韩雪幽倒了一杯冰果汁递给她:“压压惊。

”沈翘伸手接过,可是又放下。

她肚子里还有个小生命呢,还是不要乱喝冰的了。 这个念头一起,沈翘一惊。 她为什么……这么在意这个孩子?“怎么?你以前不是最喜欢?”韩雪幽看她又将果汁放了回去,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 “现在不能喝了。

”“为什么?”“我怀孕了。 ”韩雪幽一开始没反应,片刻后点头:“可以啊,结婚两年是该怀孕了。 ”“我一个月前离婚了。

”“什么?”“然后我最近又刚结婚。 ”“等等,沈翘,你特么说话能不能别这么快节奏?离婚又结婚的?你在玩什么呢?让我先消化下。

”韩雪幽捂住胸口,一副受到惊吓的模样。 沈翘只好将最近发生的事情大致地跟她说了一下,韩雪幽才明白过来:“所以,你现在是夜家的二少奶奶?”“挂名而已,也许很快就不是了。

”“我掐死你。 ”韩雪幽突然跳起来,装腔作势地掐住她白皙的脖颈:“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到现在才跟我说,我们还是不是朋友了?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事出突然,我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那也得跟我说啊,这么严重的事。

”思索片刻,韩雪幽突然冷声道:“我陪你去医院把孩子打掉吧。

”听言,沈翘倏地抬头:“打掉孩子?”“难不成你想留着啊?这可是陌生人的孩子啊!翘翘,你可别犯糊涂,谁知道那男的是什么货色,必须打掉!”韩雪幽一本正经地说道。 “可是,已经在我肚子里形成生命了,打掉是不是太残忍了?”沈翘低头轻抚着自己的小腹,“那毕竟是一条小生命。

”“别想太多了,才一个月,根本还没活呢!你现在不打,等过几个月,你就该后悔了!”说到这里,韩雪幽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在想什么?那可是陌生男人的孩子,你不打掉,夜家你呆不下去,回沈家,你父母会放过你吗?”这些话提醒了沈翘,她倏地抬起头,跟韩雪幽对视。

韩雪幽说的没错,如果她还想留在夜家,那孩子就不能留。 难道说,她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