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妃戴凤冠美如画 阿丑钟明巍

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7-22 10:03 来源:本站

妃戴凤冠美如画 阿丑钟明巍

笔趣阁最快更新妃戴凤冠美如画阿丑钟明巍最新章节。

“哦,昨晚上瞧着你有心事儿,就不大放心,”陈清玄说这话的时候,难免有些心虚,他一边偷偷摸摸地打量着美芽,瞧着她神色并无什么异常,这才松了口气,一边小心翼翼问道,“到底是怎么了?两只眼睛肿成这样?”陈清玄这么一问,美芽倒是又沉下了脸,她一边转身把门给关上,一边对着面前的破旧的木门沉声道:“陈先生,我不想说。 ”陈清玄一怔,随即就忙得道:“是是是,是我多嘴了,不该问姑娘家的私隐……”“陈先生,我没有指责你的意思,”美芽截断了陈清玄的话题,顿了顿,一边轻轻吐了口气,然后又道,“只是有些事,我开不了口。

”是啊,要她怎么说出口?又要从哪里说起呢?美芽真的开不了口,也不愿意开口,这是她和钟明巍的事,即便如今事与愿违,但她却私心不想让外人知道,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都是她和钟明巍的事啊。 陈清玄的脸有些僵,可到底还是抿了抿唇,挤出了一个不算太难看的笑来:“那成,你不愿说那就不必说,等你什么时候想说了再说。

”“陈先生,”美芽有些难为情地看着陈清玄,“能不能……帮我瞒着点儿陈奶奶?”美芽不想让陈奶奶为自己担心,老人家的身子骨才好利索了,赶着家里又春耕,成日起早贪黑地忙,美芽实在不愿意再给老太太添烦恼了。

“好,你就放心吧。 ”陈清玄点点头,即便美芽不说,他也是断断不会跟陈奶奶说这些的,关于美芽和钟明巍的关系,陈清玄一直都在刻意地隐瞒陈奶奶,他也说不清是为了什么,是不想让陈奶奶知道了心里难过,还是……他一直下意识地再为自己留条路?如果,有如果呢?万一,有万一呢?“陈先生多谢你了哈,”美芽心里感激,一边转身就朝院中走去,然后蓦地就顿住了脚,回头看向陈清玄,“陈先生,今儿吃贴饼子、红豆粥怎么样?”“红豆粥?”陈清玄一怔,眼前立马浮现了那一小碗热气腾腾的红豆粥来,只是那碗粥不是为自己准备的,那天,他就眼巴巴地看着钟明巍三口两口地喝完了那一小碗的红豆粥,他心里说不上来的堵,嘴里说不出来馋,那天之后,他也喝过几次红豆粥,只是他总觉得陈奶奶做的红豆粥必然比不过那一碗来的香甜,虽然他从来没喝过美芽煮的红豆粥。

“是啊,红豆粥,”美芽一边挽了挽袖子,一边随口道,“昨儿陈奶奶还说家里的红豆太多,吃不完就要招虫来着。 ”“那成,就吃红豆粥了,”陈清玄忙得道,一边又小声地补上了一句,“多加点儿冰糖进去。 ”“咦?”美芽顿时惊得双目圆瞪,用看怪物的目光打量着陈清玄,“陈先生,你从来不是最讨厌吃糖的吗?怎么现在倒还嘱咐我多加糖呢?”“就、就是忽然想吃了,”陈清玄觉得自己脸忽然就烫了起来,二十三岁的大男人有生以来头一次这么难为情过,他垂着眼躲避着美芽的目光,一边佯作轻松道,“我先回房换件衣裳,回来帮你烧火。

”“用不着,用不着!我自己来就成了。 ”美芽忙得摆摆手,一边进了厨房忙活去了。

陈清玄看着美芽进了厨房,这才扶着墙一步步朝房中挪去,昨晚上这么蜷着睡了一整晚,他两条腿都快不是自己的了,要不是刚才一直扶着墙,他一早就摔跟头了,这时候已经缓过来了不少,可却仍不好走路,陈清玄就这么一瘸一拐地进了卧房,听着外头传来锅碗瓢盆的声响,心里说不出来的高兴,一边一瘸一拐地从箱子里寻摸出来一套平时舍不得穿的竹青丝绸长衫,这件还是他考上秀才时候,陈奶奶花了两钱银子给他做的,只是他素来简朴,从来都没舍得穿,一直好好儿地收在箱子里,可是今儿,他忽然就记起来这套长衫了,赶着就穿在了身上,一边对着铜镜扣扣子,一边又有些自我厌恶地挪开了眼。 他这算是为知己者容吗?请记住本站:笔趣阁最快更新妃戴凤冠美如画阿丑钟明巍最新章节。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