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红楼梦评论-王国维借他人杯酒,浇自己块垒――评王国维《红楼梦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7-10 19:57 来源:本站

红楼梦评论-王国维借他人杯酒,浇自己块垒――评王国维《红楼梦评论》

借他人杯酒,浇自己块垒――评王国维《红楼梦评论》借他人杯酒,浇自己块垒――评王国维《红楼梦评论》一、《红楼梦评论》的历史意义郭沫若曾说:王国维是新史学的开山,而以西方学术思想来系统解释中国古典的《红楼梦评论》也是开山第一篇。

俞平伯在《索隐与自传说闲评》中说:“及清末民初,王蔡胡三君,俱以师儒身份大谈其《红楼梦》,一向视同小道或可观之小说遂登大雅之堂矣。 ”二、《红楼梦评论》的缘起1902年,王国维从日本留学归来后,治学兴趣逐渐转向哲学。 1904年,读叔本华《意志与表象之世界》〔现通译为《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商务曾印行〕两遍,又接着钻研康德。 但其时对终生研究方向觉得游移不定。 自我剖析,认为做哲学家,则苦于感情太多而知力太少,做诗人,则苦于感情太少而理性太多。 自云:“近日之嗜好,所以渐由哲学而移于文学,而欲于其中求直接之慰藉者也”。

在这种背景下,王国维撰写了《红楼梦评论》。

这也是我觉得是“借他人杯酒,浇自己块垒”的主要原因。

三、《红楼梦评论》简介1901年罗振玉创办了《教育世界》,宗旨是译介各国的教育制度及理论。 1904年,王国维任译编(实际上的主编),改为译介西籍为主,哲学、伦理学为重点,1904年夏,刊登了《红楼梦评论》。

第一章《人生及美术之概观》(这儿的美术大约可以说是现在的文艺),没有具体评论《红楼梦》,提出“生活之本质何?欲而已矣”,**多,而难以满足,所以产生痛苦,即使**实现,倦厌之情随之产生。

在他看来,“人生者,为钟表之摆,实往复于苦痛与倦厌之间者也”。 而减轻这种痛苦的办法就是文艺,可以“使吾人离生活之欲”。

然后又提出优美和壮美的分类。

第二章《红楼梦之精神》,认为红楼主旨是“实示此生活此苦痛之由于自造,又示其解脱之道,不可不由自己求之者也。

”所以,宝玉入尘世也是“一念之误”,而与和尚晤谈后,“始知此不幸之生活,由自己之所欲”,但解脱之道不在自杀,盖因“自杀之人未必尽能战胜生活之欲者”,只有宝玉、惜春和紫鹃是真正的解脱。 第三章《红楼梦之美学上之价值》,依照叔本华的分类,悲剧有三种,一是恶人作祟,二是盲目的运命,三是由于悲剧中人物的位置和关系。

前两种罕见且可避免,而第三种如《红楼梦》,则是以非常之势力,足以破坏人生的福祉,无时不可坠于面前者,同时举宝黛间事为例,指出《红楼梦》“美学价值即存于此”。 第四章《红楼梦之伦理学上之价值》,提出人类的生育和延续,是从人类祖先开始一直就在犯的错误,同时指出世界各大宗教,都是以解脱为唯一的宗旨,哲学家如柏拉图和叔本华“其最高之理想亦存于解脱”,而《红楼梦》正是“以解脱为理想者”,即是在伦理学上的价值。

第五章余论,批评了索隐影射和自传说,提出研究者要了解文艺本身的特点,而不能把小说创作中某个人物形象与实际生活中某一个人混为一谈。 四、《红楼梦评论》的不足之处本章未完,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