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魏书·列传·卷二十二章节全文翻译赏析唐诗宋词

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6-03 20:19 来源:本站

魏书·列传·卷二十二章节全文翻译赏析唐诗宋词

  王洛兒车路头卢鲁元陈建万安国  王洛兒,京兆人也。

少善骑射。

太宗在东宫,给事帐下,随从游猎,夙夜无怠。

性谨愿,未尝有过。 太宗尝猎于氵垒南,乘冰而济,冰陷没马。

洛兒投水,奉太宗出岸。 水没洛兒,殆将冻死,太宗解衣以赐之。

自是恩宠日隆。 天赐末,太宗出居于外,洛兒晨夜侍卫。 无斯须违离,恭勤发于至诚。 元绍之逆,太宗左右唯洛兒与车路头而已。

昼居山岭,夜还洛兒家。

洛兒邻人李道潜相奉给,晨昏往来来往,众庶颇知,喜而相告。

绍闻,收道斩之。 洛兒犹冒难往返京都,通问于年夜臣。

年夜臣遂出凑趣儿,苍生奔赴。 太宗还宫,社稷获乂,洛兒有功焉。   太宗即位,拜散骑常侍。

诏曰:“士处家必以进献为本,执政则以忠节为先,否则,何以立身于当世,扬名于儿女也?散骑常侍王洛兒、车路甲等,服勤左右,十有余年,忠谨恭肃,久而弥至,未尝斯须之顷,有废替之心。 及在艰巨,人皆易志,而洛兒等授命不移,贞操逾垦。

虽汉之樊灌,魏之许典无以加焉。

勤而不赏,何以奖劝未来为臣之节?其赐洛兒爵新息公,加直意将军。

”又追赠其父为列侯,赐僮隶五十户。

永兴五年卒。 赠太尉,建平王,赐温明秘器,载以辒辌车,使殿中卫士为之导从。 太宗亲临哀恸者数四焉。 乃鸩其妻周氏,与洛兒合葬。

  子长成,袭爵。 卒,无子。   弟德成,袭爵。

徙为建城公,加镇远将军。

官至散骑常侍,典作长安。 真君十一年卒。   子定州,袭爵,降为建阳侯,安远将军。 后定州弟升为侍御中散,有宠于显祖,以祖父洛兒著勋先朝,诏复定州爵为公。 高祖初,为长安镇将。

卒。

  子陵,袭升爵。

承明初,迁监御长,赐爵始新子,加宁朔将军、员外散骑常侍。 卒。

  车路头,代人也。 少以忠厚选给东宫,为太宗帐下帅。 善自修立,谨慎无过。 天赐末,太宗出于外,路头随侍极力。

及太宗即位,拜为散骑常侍,赐爵金乡公,加忠意将军。

后改成宣城公。

太宗性明察,群臣多以职事遇谴,至有杖罚,故路头优游不任事,侍宿左右,自在说笑而已。 路头性无害,每至评狱措置,常献饶恕之议,以此见重于朝。 太宗亦敬纳之,宠待隆厚,赏赐无数,那时元勋亲幸莫及。

泰常六年卒。

太宗亲临哀恸。 赠侍中、左卫年夜将军、太师、宣城王、谥曰忠贞。 丧礼一依安城王叔孙俊故事。 陪葬金陵。 子眷袭爵。

  卢鲁元,昌黎徒河人也。 曾祖副鸠,仕慕容垂为尚书令、临泽公。

祖父并至年夜官。 鲁元敏而勤学,宽和有雅度。 太宗时,选为直郎。 以忠谨给侍东宫,恭勤尽节,世祖亲爱之。

及即位,觉得中书侍郎,拾遗左右,宠待弥深。

而鲁元益加谨肃,世祖逾心腹之,内外年夜臣莫不敬惮焉。

性多容纳,善与人交,好掩人之过,扬人之美,由是公卿咸亲附之。

鲁元以工书有文才,累迁中书监,领秘书事。 赐爵襄城公,加散骑常侍、右将军。

赐其父为信都侯。 从征赫连昌。 世祖亲追击之,入其城门,鲁元随世祖收支。

是日,微鲁元,几至危殆。

从征平凉,以功拜征北年夜将军,加侍中。

后迁太保、录尚书事。 世祖贵异之,常从挞伐,收支卧内。

每有平殄,辄以功赏赐僮隶,前后数百人,布帛以万计。

世祖临幸其第,不出十日。

欲其居近,易于往来,乃赐甲第于宫门南。 衣食车马,皆乘舆之副。

  真君三年冬,车驾幸阴山,鲁元以疾不从。

侍臣问疾送医药,传驿相属于路。 及薨,世祖甚悼惜之。 还,临其丧,哭之哀恸。 工具二宫命太官日送奠,晨昏哭临,讫则备奏钟鼓伎乐。

舆驾比葬三临之。

丧礼依安城王故事,而赠予有加。

赠襄城王,谥曰孝。

葬于崞山,为建碑阙。

自魏兴,贵臣恩宠,无与为比。

子统袭爵。   少子内,给侍东宫,恭宗深昵之,常与卧起同衣。

父子有宠两宫,势倾全国。 内性宽厚,有父风,而恭敬不及。

正平初,宫臣伏诛,世祖以鲁元故,唯杀内而厚抚其兄弟。   统以父任,侍东宫。 世祖以元舅阳平王杜超女、南安长公主所生妻之。 车驾亲身临送,太官设供具,赐赍以千计。 高宗即位,典选部、主客二曹。 兴安二年卒。 赠襄城王,谥曰景。 无子。

  弟弥娥,袭爵。 拜北镇都将。 卒,赠襄城王,谥曰恭。 子兴仁袭爵。   陈建,代人也。 祖浑,太祖末为右卫将军。 父阳,尚书。 建以善骑射,擢为三郎。 稍迁下年夜夫、熟行长。 世祖讨山胡白龙,意甚轻之,单将数十骑爬山临险,逐日如此。

白龙乃伏壮士十余处,出于不意。

世祖坠马,几至意外。 建以身捍贼,年夜叫奋击,杀贼数人,身被十余创。

世祖壮之,赐户二十。   高宗初,赐爵阜城侯,加冠军将军。

出为幽州刺史,假秦郡公。 高宗以建贪暴脆弱,遣使就州罚杖五十。

  高祖初,徵为尚书右仆射,加侍中,进爵赵郡公。 建与侍中尚书、晋阳侯元仙德,殿中尚书、长乐王穆亮,比部尚书、平原王陆叡密表曰:“皇天辅德,命集年夜魏。 臣等祖父翼赞初兴,勤过蜀汉,誓固山河,享兹景福,宠辱休戚,与国均焉。

臣以凡近,识无远达,阶藉先宠,遂荷今任,彼己之讥,播于群口。 仰感生成,俯自策厉,顾省驽钝,终于无益。

然饮冰惊寐,实怀惭负。

至于愿。 天高地厚,何日忘之?自永嘉之末,封豕横噬,马叡南据,奄有荆楚。

及桓刘专横,祸难相继。

岱宗隔望秩之敬,青徐限见德之风。 献文皇帝髫龀龙飞,道光率土,干戚暂舞,淮海从风,车书既同,华裔将一。 昊天不吊,奄背万邦,窃闻刘昱天亡,权臣殛毙,思正之平易近,翘想罔极。

愚谓时不再来,机宜易失踪,毫分之差,致悔千里。

天与不取,反受其咎,所谓见而不作,过在介石者也。

宜简雄将,呼吁八方。 义阳王臣昶,深悟死活,远同孙氏。

苟历运响从,则吴会可定,脱事有难成,则振旅而返。 进可以扬义声于四海,退可以通德信于遐裔。 宜乘之会,运钟本日。 如合圣德,乞速实行。

脱忤天心,愿存臣表,徐不美观后验,赏罚随焉。

”高祖嘉之。 迁司徒,征西年夜将军,进爵魏郡王。 高祖与文明太后频幸建第,赐建妻宴于后庭。 太和九年薨。

  子念,袭爵。

为中山守,坐掠良酬报御史中尉王显所弹。 遇赦,免。 爵除。

  万安国,代人也。

祖真,世为酋帅,恆率部平易近从世祖挞伐,以功除平西将军、敦煌公,转骠骑年夜将军、仪同三司。 父振,尚高阳长公主,拜驸马都尉。

迁散骑常侍、宁西将军、长安镇将,赐爵冯翊公。

安国少明敏,有姿貌。

以国甥,复尚河南公主,拜驸马都尉。 迁散骑常侍。

显祖特亲宠之,与同卧起,为立公馆,赏赐至巨万。 超拜年夜司马,年夜将军,封安城王。 安国先与神部长奚买奴不服,承明初,矫诏杀买奴于苑中。 高祖闻之,年夜怒,遂赐安国死。 年二十三。   子翼,袭王爵。

太和十五年薨。 高祖以其父受宠先朝,特赠并州刺史。   子纂,字辅兴,袭,依例降为公。

世宗时,起身司徒仓曹参军。 迁南秦平西府司马、护军长史,加右军将军。 正光二年卒。

赠假节、征虏将军、荆州刺史。   子金刚,袭。

武定末,开府祭酒。

齐受禅,爵例降。

  有嵇拔者,世为纥奚部帅。

其父根,皇始初率众归魏。 太祖嘉之。

尚昭成女,生子拔,卒于尚书令。 拔尚华阴公主,生子敬。

元绍之逆也,主有功,超授敬年夜司马、年夜将军,封长乐王。 薨。

  子护,袭爵。 拜外部年夜官。

太和中,诏以护年老,既未致仕,令依旧养老之例。

卒,子彦嗣。 根业绩遗落,故略附云。

  史臣曰:王洛兒、车路头、卢鲁元、陈建,咸以诚至发衷,竭节危难,苟非志烈过人,亦何能以若此!宜其生受恩遇,殁尽哀荣。 至如安国,贵宠异于数子哉!『』『』『』相关翻译王洛兒,是京兆人。

年轻时善于骑马射箭。

太宗做太子时,在东宫供职,随从出游狩猎,昼夜不懈。 为人恳切,不曾有过失踪。 太宗曾到浸水以南狩猎,踏冰过河。

冰块失陷沉没马匹,洛儿投身水中,救太宗…相关赏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