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同桌的你,明天你是否会想起

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6-11 08:17 来源:本站

同桌的你,明天你是否会想起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明天你是否还惦记,曾经最爱哭的你。 听着老狼的歌声,我的思绪飘到了十年之前。

同桌的名字叫做奇,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生气的时候脸就红红的。 她的眼睛就像一汪秋水般清澈,在不见她以后,我再没有看见过这样的眼睛了。 奇没有我聪明,但是她的字却写得很好。

说来可笑,那时我的字不仅写得奇丑,而且我不会写自己名字最后的那个字,这个字笔画太多了,我有时不写,有时只能写到一半。

她在本子上写了我的名字,推给我看,我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觉得恐怕自己永远也写不了这么好的字了。 在写字课上,奇总是和我比谁写得快,但她是比不过我的,因为她是一笔一笔的写,而我毫不在意,胡乱挥笔,只求保持我的领先地位。

她气鼓鼓的,涨红了脸,把我的写字本抢过藏在桌下,但我并不十分介意,因为等到她写得比我多时就会还给我的。

有好几次,老师发下了数学卷子,奇把卷子拿下来就哭了。 这时我也很恐慌,我知道她是觉得成绩太差了,而我心里却有些歉疚,我觉得我总比她高很多分,这也是件让她难堪的事吧。 当然,有时她的分数也会比我高,那时她就十分高兴,而我浑不在意,因为我下次保准超过她。 当时班上有个小霸王,当着老师的面表现挺好,背后却要捉弄别人。 有一次,他拿了奇的一支笔,那笔上有个小熊吊坠。 他颇有兴趣的玩弄着那只笔,奇在座位上,脸红红的,眼睛里泪水打着转就要掉下来了。

我抢过笔,便和他打起来了。

后来,我站在讲台前,老师用竹条打我的手心,我痛得几乎要哭了,但看着奇在下面担忧地看着我,便竭力止住了眼泪。

有一天早上,奇一坐下就紧张地和我说她刚才遇到的事。

她在上学的路,看见一个乞丐倒在路旁,当时旁边一个人也没有,她只有害怕的跑过去了。

她问我那个人是不是死了,我无法回答她的问题。 然后,奇一整天都惴惴不安,我知道她在担忧什么,要是下午放学再遇见那个人该怎么办?我心里暗暗想着,等下放学就和她一起回去吧。 可是,我和她回家的路不同,我也从未去过那条路。

到了放学的时候,我看着奇一个人独自走回去,我想向前和她一起走,却被心里的一种莫名的力量阻止了脚步。

那天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怅然若失了好久好久。

后来,到了毕业的时候,我很高兴,但却记不得奇是不是高兴的了。

那时我并不懂什么离愁,她也不懂,离愁别绪是大人的事。 我们之后没有见过面了,我几乎忘了她的模样,只记得她的眼睛,但这并不会阻碍什么。 现在,有时偶然看见路旁开满了淡蓝色的小花,就会忽地想起她,我总是驻足停留一会儿,看看这些花儿;如果旁边没有人,我就挨着这些花儿坐下来,歇口气,想想那些遥远的事。

上一篇:下一篇:。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