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第380章 抚养权的问题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7-12 16:04 来源:本站

第380章 抚养权的问题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别墅的主卧室。 “为什么你每一次都要这样对我。 ”此时,赵蕥芝背身趴在床上,身上仅有一被床单遮羞,两人显然刚从‘正事’中缓过来,赵蕥芝的语气更是带着丝丝委屈。

诚然,她对眼前各方面都十分优秀的男人,心中的确是抱有一些好感。 但是单凭这一点,还不足以成为让对方乱来的理由。 何况对方已经是一而再,再而三。

两人第一次发生关系,她还可以当做一次阴差阳错,然后通过避免跟对方见面,让这一切的误会逐渐变淡直至遗忘。

第二次发生关系,完全是醉酒惹得祸,那时候她与前夫闹得不可开交,正需要一个可以安慰她的人,没想到最后被叶景诚安慰到床上去。

如今是她与叶景诚发生第三次关系的现场,注定她不可能再逃避这个问题,她始终需要有自己的生活,但是叶景诚每次这样入镜,到底她是要默默接受?还是像之前一样远离?后者她已经尝试过两次,结果都没有取得成功,或者说叶景诚并没有打算放过她?“没办法,谁让对一般女人的招数对你没用,那我只有强行占有你,希望你内心那一关过不去,最后默默承认我们两人的关系。 ”叶景诚莞尔,开始一本正经的开始胡说八道。

………………这番话自然是没逗笑赵蕥芝,反而让她陷入一阵沉默当中。 “我想争回仔仔的抚养权。 ”良久,赵蕥芝坐起来长舒一口气,望着叶景诚说道:“如果你介意这件事,希望你离开我的生活,以后不要再来缠住我。 ”叶景诚跟赵蕥芝对视了一眼,从地上的长裤翻出一包香烟,放到嘴边点燃并抽了起来。 吸了三、四口烟之后,他说道:“你要我说真话还是假话?”赵蕥芝摇了摇头,感叹道:“先说假话吧。 ”赵蕥芝问的这个问题,就是想知道叶景诚会不会接受她的儿子,另外也是对叶景诚值不值得她伴随作评定。 因为叶景诚贪恋美色的性格,早已经被媒体传得街知巷闻。

赵蕥芝作为一个已婚并有过生育的女人,她知道自己不可能去计较那么多,或者说她也没有这个资本去计较。

她相信其他跟随叶景诚的女人,相貌等优势肯定不会比自己差,而这方面却是她的一个劣势。 现在的她,只想要有一个安定的生活。

“假话就是我不会介意他的加入,还会跟你一起抚育好这个孩子,长大了给他最好的供书教学,出来社会也会让他成为一个人上人。 ”叶景诚侧了侧脑袋说道。

听到这个答案,赵蕥芝内心有几分失落。 因为叶景诚这样说,证明他的真实想法与之相反,他并不是很能接受黄光红这位外来儿。 “那真话又是什么?”赵蕥芝内心虽然有几分失落,但是叶景诚没有故意去掩饰自己的情感,反倒让她觉得对方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如果叶景诚一开始就作出这番承诺,反而让她认为这个男人基于贪图她的美色,而口花花做出一些不切实际的承诺,这些承诺就算得到兑换那也可能会打折。 “真话就是,你可能连儿子的抚养权都得不到。 ”叶景诚说话的语气很轻,但对赵雅芝却是心头一击。 不是叶景诚说的内容让她有多震撼,而是他这一番话完全是在叙述一个事实。

叶景诚接不接受她的儿子黄光红还是其次,首先要赵雅芝从黄汗伟手上争到的抚养权才行。

港岛是一个司法制度的社会,即使以叶景诚现在的财力,只要他肯出面干涉这件事,肯定可以帮赵雅芝提高打赢官司的几率。 但司法的制度就有一个透明度,它需要给广大群众一个交代,所以就算叶景诚加以干涉,在这件事上也不能做到只手遮天。

首先港岛无论什么类型的诉讼,起诉人的胜率永远低于被告人。

因为起诉人只要没有实质的证据指明被告人犯罪,那被告人多的是法律漏洞可以摆脱罪名。

赵蕥芝要争取这个抚养权如是,相对主动出击的她,被动的黄汗伟具备更多防御的手段,除非她有办法证明黄汗伟诸如虐待儿子这种事,然后让法庭强行剥夺黄汗伟的抚养权。 再一个,叶景诚也不方便出面这一件事,说难听点虽然她与黄汗伟的家没了,但是抚养权这件事依然是他们的家事,叶景诚的插手只会闹个满城风雨。

如果有竞争对手或者媒体恶意炒作,那黄汗伟可能因此成为一名‘可怜人’,到时候对叶景诚和赵蕥芝的名声都不好。 赵蕥芝现在刚离婚没多久,叶景诚又强势的为她出面,正常人都会认定他们有关系。 而黄汗伟平时的生活同样不检点,但好歹他的女人没放在明面上。

赵蕥芝这个时候来争夺抚养权,会不会显得咄咄逼人以及太过分?“而且这件事,你有没有从仔仔的角度考虑,或者想一想对他以后什么影响?”叶景诚再度给与赵蕥芝一个意见。

黄光红现在说大不大,说小也不想了,过几个月就足四岁。 就是是想再懵懂,也有自己的想法。 他现在发育不够全面,可能还不明白父母这场纠纷。

但是等他长大了,知道自己父母离婚,又带着他跟一个陌生的男人生活,那他会不会产生一些歧义的想法?譬如父母当时为什么要离婚,是感情破裂还是首其他因素影响?“我们可以让他慢慢忘记这件事。 ”赵蕥芝犹豫的说道。

“从你的眼神,你不敢保证他不会从其他人提起这件事。

”叶景诚否定道:“而且他现在虽然是小,但是这件事总会有一个印象。 ”“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赵蕥芝双手盘着,有些用力的抓紧手臂,由此可以看出她的迷茫。 将赵蕥芝拥入怀中,叶景诚安慰道:“倒不如让他由衷觉得你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妈妈。 ”黄汗伟已经不能再生了,宠这个儿子是肯定的,至少会让他有一个幸福的童年。

而且黄汗伟不能生育,也和赵蕥芝有脱不开的关系,她想打赢这场官司的可能几近渺茫。

“我想去看一下他。

”言外之意,赵蕥芝已经向事实妥协。 现在她想的,就是跟儿子最后一次见面。

女人本身就是非常感性的动物,除非真的一个丧尽天良的女人,否则这个女人就算再坏也好,起码对自己儿女的亲情是真的。 可想而知要赵蕥芝分割与儿子的亲情,是一件多么痛心难受的事。

“要不要我陪你?”叶景诚柔声说道。 赵蕥芝摇了摇头,她想单独跟儿子见面。 相信黄汗伟也不会拒绝她的要求,因为作为这个要求的交换条件,赵蕥芝将会主动放弃黄光红的抚养权。

虽然打官司赢的人一定是黄汗伟,但是对于有一定家底的黄家而言,这种家门不幸的丑事,他们也不想传出去,到时候成为别人的笑柄。

……(。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