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第三百二十七回 以一敌六(一)沧狼行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7-09 09:45 来源:本站

第三百二十七回 以一敌六(一)沧狼行最新章节

五年前,魔教开始逐渐把势力从云贵一带向两广地区发展,而独霸岭南绿林道的万家寨就成了他们首要攻取的目标。 这万家兄弟出自前绿林霸主,血手人屠黄天奇的门下,他那一身歹毒残忍的功夫学到了七成,在岭南也是纵横多年,独霸绿林道,手下足有千余巨盗,都是些黑道上响当当的人物。 当年屈彩凤的师父林凤仙创建巫山派时,也曾和黄天奇交过手,当时林凤仙刀法初成,已经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绝顶高手了,黄天奇加上万家兄弟这两个徒弟与林凤仙大战一天一夜,最后还是输了半招,只能忍气吞声把这岭南万家寨名义上归于林凤仙的名下,七年前落月峡之战前,林凤仙死于达克林之手,万家寨也趁机重新独立,重新垄断了两广一带的贸易路线。

只是失去了巫山派的支持,万家寨虽然可以雄霸一方,却仍然敌不过高手如云的魔教。

冷天行亲自出马,加上上官武和司徒娇,慕容剑邪这三大护法级长老同时出手,包括总坛卫队在内的两千多精锐弟子全力突袭,万家寨无法抵挡,三天之后还是陷落,黄天奇死在冷天行和上官武的联手围攻下,只有万家兄弟逃了出来,无处可归的他们进了锦衣卫,只求保得一命。 几乎如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万家兄弟同时脸色一变,当年的灭寨之战中,两人被慕容剑邪的七星离火掌所伤,一人伤了左脸,一人伤了右脸,自此只能各自戴上半个面具,倒也相映成趣,入了锦衣卫后保得一命,被陆炳严令不得再向锦衣卫中的魔教成员寻仇。 因此万家兄弟虽然平时看到司徒芷和其他几个前魔教成员恨得牙痒痒。

却是不敢出手复仇,因为他们很清楚,只要一动手。

那就连锦衣卫也呆不下去了,而离了锦衣卫。 自己只有死路一条。 但今天这一层不能说的秘密却被这天狼无情地道路,两人没有说话,但眼中却是杀机浮现,兄弟倆心意相通,不用眼神交流就决定要趁着这次的比武,宰了这个揭自己老底的天狼,让大家知道。

龙组六号和七号高手,可不是吃素的。 天狼的眼光看向了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西北角的一个娇小女子,这女子一直没有说话,但天狼能感觉到她的气息时强时弱。

偶然暴发的那一下,却是强过所有在场的人,肌肤莹白如玉,冲天马尾,发如乌云。 戴着一只如蝴蝶状的黄金面罩,遮着半个脸,红唇如血,身形婀娜,手里握着一柄剑。 剑鞘看起来又黑又旧,毫不起眼,可是天狼却敏锐地发现这剑鞘乃是千年蛟皮所制,就和自己斩龙刀的刀鞘一样,由鞘知剑,此女手中的宝剑必是神兵无疑。

与刚才的其他几个人不同,这女子身上没有任何标记,非龙非鹰非虎,也没有任何数字,但不知为何,她看向自己的一双美丽眼睛中,却透出一丝难言的神采,一种混合了期待,兴奋的奇怪感觉。

天狼微微摇了摇头,对这女子说道:“阁下何人,其他的五位都已经将万儿亮出,还请你赐教。

”这女子开了口,与那露出一半的绝美容颜不同,她的嗓音却是嘶哑难听,仿佛是给人割开过喉管,低沉粗吼,完全不象一个少女的曼妙声线:“无名小卒而已,听你口气很大,不把我们整个锦衣卫放在眼里,就是现在对着五位龙组高手,你连兵刃也不用,太托大了吧。

”天狼哈哈一笑,周身的红气猛地暴涨一下,场内众人顿觉一股带着热浪的劲风拂面,个个面色一变,不自觉地向后退出半步,就连司徒芷也是花容略一失色,收起了那副淫-荡的笑容,素手牢牢地抓紧了手中的蛟皮鞭。 只有那名戴着面罩的女子却似乎是对这一切早在意料之中,嘴角微微地勾了一下,劲风拂起了她额前的一缕青丝,但她仍是原地不动,镇定从容。

天狼一动不动地盯着这个面具女子,场内的其他五人他都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对这个面具女子有些好奇:“只要是人,都有名字,这位姑娘,报上姓名应该是打擂台的规矩。 ”女子点了点头,嘶哑难听的声音再现:“我叫凤舞,新进锦衣卫鹰组的成员,跟你一样,请多指教。

”天狼没有说话,他的周身开始腾起淡淡的红色气劲,内息迅速地流淌,露在外面的皮肤一会儿因为灼热的内力而变得通红,一会儿因为极寒的阴气变得惨白,而在场的各人也都能感觉到时而灼热,时而阴寒的气息,无不心中暗惊,这下总算知道了为什么刚才三十七号几招下来就自动认输了。 长白夜叉莫问天性子最急,他练的是外功,对于这种内气的体会不是非常深,虽然感觉这一阴一阳的两股真气透着一股奇怪,但还是觉得五个龙组高手打一个,不信打不过,面前这小子看起来也就三十左右,从娘胎里练功也不可能厉害到哪里去,于是大吼一声:“大家并肩子上啊!”莫问天说完,钢叉一抡,抖出一个碗大的枪花,带着巨大的呼啸声,一招夜叉探海,直刺天狼的心口。

天狼的嘴角勾了勾,脚下一个旋步,正踏丐帮的七星莲花步,身体如游鱼一般,一下子就闪过了莫问天的这一叉,左手一格,击中了那柄钢叉的叉身,发出一声巨响,整个擂台都晃了两晃,而莫问天被这一下生生地震得向一边倒开六七步,几乎站立不稳,匆忙间把钢叉向地上一撑,这才勉强站住身形。

与此同时,司徒芷的皮鞭如毒蛇一般地卷到,缠向天狼的右腿,一下子在b他的腿上转了三个圈,司徒芷的嘴角边露过一丝微笑,她的素手轻轻一按鞭鞘的一个按钮,皮鞭上顿时生出了十余只闪着蓝芒的毒刺,眼看着就要刺进这天狼的腿中,这些毒刺也是用苗疆的蛊毒炼制,见血封喉,能把人麻木得没有任何知觉,然后就任她摆布。

司徒芷也有些没有料到到这个武功高绝的天狼竟然如此轻易地着了道儿,还没来得及高兴,却只听“叭”地一声,天狼的腿上忽然产生了一股绝大的t力量,红光暴涨,震得皮鞭上的十余只淬了毒的钢刺全都象是烧焦了的钢条一样,融化到了地上,变成点点铁水,瞬间消失不见。

而天狼的右腿却只是破了十余个小洞,连血都没有淌一滴,显然是因为其强大的护体真气,直接没有让毒刺入体,刚才暴的那一下,不仅震断钢刺,更是把这支蛟皮鞭震得散开,若非这鞭是用百年蛟皮混合了哀牢山中各种金丝猴毛,藤条等极韧极硬之物编织,再在桐油里反复浸泡,曝晒而成,早就被震断了。

司徒芷的胸口也被震得一阵心浮气躁,倒拖着鞭子向后退了三个大步,几乎跌下擂台,匆忙间使了个千斤坠,才将将稳住,脸上的青气一闪而没。 万氏兄弟的两只剑盾在空中飞速地旋转,分袭天狼的上下两路,这剑盾乃是用钨金刚打造,极为坚固,而盾的四周则是伸出三根利刃,盾的核心处则用钨金软丝缠在二人手上,以内力驱动,可以让这盾在空中来回旋转,杀人于无形,类似一个山寨版的六阳至柔刀法。

闪着蓝光的剑盾,已经离开天狼的身体不到一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