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意外尴尬:女友的哥哥撞见我们在床上亲密 巩俐感情经历

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7-03 14:48 来源:本站

意外尴尬:女友的哥哥撞见我们在床上亲密 巩俐感情经历

倾诉人:明亮(化名),男,23岁明亮是个挺帅气的大男孩,来到生活空间,走上楼梯,看到门旁的那块画着浪漫七夕的广告牌,他不禁触景生情:我和小玥就是在七夕认识的!哦,相识在七夕,的确有点浪漫,但不知结果如何,希望不要像牛郎织女那样,落得隔河相望的结局吧!相识在七夕我和小玥相识是在2004年的七夕情人节。

那天,我受在上海打工的弟弟的委托,给他的女友买花送去。

我叫了一个朋友陪我一起去,弟弟的女友和朋友在段庄一家超市门口等着我们。

她们将我们带到了租的房子里。

这是一个三室一厅的房间,住了五个女孩。

进屋的时候,一个长发披肩,眼睛大大的女孩正坐在床上听歌,见我们来了,便礼貌地站起来招呼。 弟弟的女友告诉我她叫小玥,也是从县区到市内打工的。

几个女孩邀我们一起出去吃饭,饭后,我们又将她们送回住处。 第二天晚上,几个女孩又来电话请我们去老地方吃饭。 一回生,二回熟,我们聊得很开心。 我问旁边的女孩:小玥有没有男朋友那女孩笑道:你是不是看上她了反正有人在追她!小玥没有手机,找她只能打她朋友的电话。 渐渐地我们熟稔起来。 那天晚上,在饭店里去卫生间的时候,看到小玥正在洗手,我忍不住过去亲了她一下,小玥脸红红的。   相处了半个多月,一天晚上,坐在小玥身旁,我终于鼓足了勇气,说出了那句在心底撞击了千百次的话:小玥,我喜欢你!两片红云飞上她的脸颊。 我知道,她肯定也喜欢我!几天后,我喝了点酒,在她们那里玩到夜半时分,小玥便留我:那间屋没人住,你不要走了!我说:你来这屋住,我就不走!小玥犹豫了一下,过来帮我一起打地铺。 夜里,她静静地躺在我的怀里,那柔软的,带着少女芬芳的身体不断诱惑着我,几次冲动,都被小玥制止,她央求我不要碰她。

我克制着自己,那一夜,我们相安无事。 上午,我去上班,小玥从家里打来电话,说在外地打工的爸爸和哥哥回来了,她要在家吃团圆饭,今晚就不回徐州了。 我听了心中不悦,回了句:你心里有我就来,没有就别来了!晚上,已是快7点了,我以为小玥不会来了,下楼的时候,小玥提着香蕉在暮色中笑吟吟地朝我走来,我的心里一热,原来小玥是在乎我的!意外遇到了尴尬当天晚上,我们又住到了一起,我们紧紧地拥抱着,热烈地吻着,两个年轻的、激情洋溢的身体渐渐融为一体。 当潮水退却,风浪平息后,床单上那醒目的殷红让我心里一惊,我这才意识到欲望的冲动已将小玥从少女变成了女人,她把宝贵的第一次给了我,抱着小玥我激动万分。   第二天早上,我们还在睡梦中,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立刻意识到一定是小玥的家人来了!我推醒了小玥去开门,听到她叫了声:妈,哥!我顿时一阵紧张,躺下佯装睡着。 小玥的哥哥进来后推开了所有房间的门,他来到我身旁,掀开了被子:你起来!他怒吼着举起拳头,被他妈拦腰抱住。 他又去厨房摸菜刀,我趁机穿上衣服拔腿就跑。 我走后,小玥也被母亲和哥哥带走了。

我不敢往她家打电话,一上午心急如焚。 直到下午小玥从家里来电话说:父母不让我出去,我非常想你!事情过去后,小玥说腿疼,我才知道她那天被哥哥用脚踹了。

我们的事已经公开了,她的父母向小玥的女友打听我的情况,女友说:明亮人不错,个子高,长得也可以!她父母便提出要见我。

我却心虚,没有勇气面对她的家人。 一个多星期后,小玥又回到了徐州,几个住一起的女孩分开另找了房子,我和小玥就一起租房子住。 我们买了日用品,把小屋布置得舒适又温馨,小玥不会做饭,每天下班回家,都是我买菜做饭,我们如胶似漆,俨然一对小夫妻。

愧对她的家人春节就要到了,小玥的家人又提出要见我,我不好再推辞,于是买了礼品跟小玥一起回家。

小玥的哥哥与上次见面态度判若两人,我们客客气气地说了几句话,她父亲又叫来两个亲戚,全家人坐在一起高高兴兴地吃饭,还喝了酒。

小玥父亲又问了我的家庭情况,但始终没有明确表态。   几个月后,小玥父母又要求到我家看看。 我要小玥向父母说明我的家庭情况,同意就去看,不同意就不要去了。

小玥的母亲表示不满,父亲说:只要人好,家里也无所谓!我的父母得知后,早早准备好了饭菜。

那一天,小玥父母和两个亲戚开了车过来,我在门口迎接。

一下车,小玥母亲脸色多云转阴,我顿时心中不快。

中午吃饭,父亲喊了两个姨父陪客,她父亲和我父亲都喝了不少酒,我也喝了不少。

外面下起了大雨,屋里又闷又热,我脱去了上衣,小玥的父亲示意我穿上,我没有搭理,小玥母亲一脸不快。

我心里憋气,借着酒兴把酒杯狠狠地摔到地上。 小玥的父亲说我给他们难堪,一气之下,我一拳打碎了门上的玻璃,手上满是鲜血和玻璃碎片,姨父将我拉到屋里。

大雨哗哗下着,小玥父母再也呆不下去了,冒着雨上了车。

我站在雨中,泪水和雨水交织在一起流个不停……回到屋里,我倒头大睡,一觉醒来,两个从上海来的朋友过来看我,得知此事后,朋友劝我向她父母道歉,我也知道自己的失礼,却没有勇气登门。 第二天,小玥打来电话,说在我们住的房子里等我。

我赌气不理她,她又让朋友劝我。

可等我赶回家时,她早已离去。 tags:,,,。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