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谁用生平,换来一句期待

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7-04 08:57 来源:本站

谁用生平,换来一句期待

  萧瑟的北风,吹落片片漂荡的雪花,迎风而立,心已凝聚成霜,丝毫感受不到那所谓彻骨的严寒。

是啊,还会有什么,会比心更冷。

    雪,照旧那雪。

漫天纯洁肆意飘撒,冰封了脚下,也冻结了回想。 没有一丝回顾的余地,没有一片忘记的裸露,大地一片皑皑,仿若一夜之间,全部青丝化作白茫。 曾经的不朽,也随之凝聚,变的透明又易碎……    风舞悠扬,雪似苦楚,醉笑离人之歌……    或者是我太念旧,曾也是在一个飘雪的季候和你相遇。

还记得你捡起被积雪严严包围的枫叶,警惕翼翼抹去叶上一痕残雪,闭上双眸,将落叶凑于鼻尖。 那一瞬,风雪似乎为你而雕残,现在,又忆枫红漫天,唯有你,却再不复见……    风雪仍旧,打湿那个脸庞,曾的画面在某个刹时溘然融化。

留下的,那雪,那人,那份伤情……    烟花易逝,雪终凋残,惟余黯然神伤……    夜晚的江边,看恋人嘻嘻嚷嚷,彼岸灯火斓煽,烟花绽出阵阵月圆。     人群中的孤傲不是来自偶尔。

烟花易冷,人事易非,在烟花绽起那一瞬,心底黯然,淡消天涯。

或者是太入迷,手不由的牢牢握了握,转过身来,才发明手里早已没有了你残留的温柔。 不觉眼眶白雾升腾,泪已恍惚了视线,旧日的柔美,现在似乎一碰就会碎……    槿风萦梦,手引壶觞,醉卧霜红之地……    蓦地,我已从梦中醒来。

我大白了,大概你只是我的一个过客,而不是我生平的依赖,我已不必要恻隐与可怜,或者你的温柔并不得当我,然则,分开了你,我照旧会失踪……    喝下这一杯酒,扔向远处,划过一道美满的抛物线。

闭上眼睛,竣事这一段不属于我的感情。

    眼泪已不能声名什么,沉默沉静的背影悄悄走入暗中之中,只有哪里才有我的归宿和我想要的统统。

只有暗中,那无灼烁的色彩才是我想要的统统,它安抚我的魂灵,教会我冷静的等待,曾经的理睬,壹贝偾一个迢遥的梦罢了……    有的人的生平,只为一句期待……    落情终是空无散,两心相依遥不及……Tag:。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