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第八章 没有千日防贼的水浒逐鹿传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7-07 09:12 来源:本站

第八章 没有千日防贼的水浒逐鹿传最新章节

…金沙滩上。 李衍领着王伦、杜迁、宋万、朱贵以及一众头目等待阮氏三兄弟上山入伙。

见夕阳即将西下,又看了看风平浪静的湖面,王伦不免有些幸灾乐祸,道:“那三个打鱼的,怕是不会来了,他们哪里见过那么许多金子,定是跑去偏僻之地当土财主去了。

”李衍暗暗摇了摇头:“王伦能力是有的,就是这心胸实在是太过狭窄……也好,这样我也可以对他放心了。

”想是这么想,李衍口中却道:“阮氏三雄乃世间少有的好汉,说一不二,他们说今天来入伙,就绝不会等到明日。

”王伦道:“休是小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实是咱们已经等了这三个打鱼的一整天,现天色即黑,他们弟兄仍是无影又无踪……”就在这时,有人突然喊道:“有船来了!”但见:一字儿摆开上百只小船,上面密密麻麻站了不下四五百男女老幼,正中间三只小船上站着的赫然正是立地太岁阮小二、短命二郎阮小五、活阎罗阮小七!一到近前,阮氏三雄就同上百人齐喊:“我等携老幼前来投奔至尊,求至尊收留!”……香雾、祥云,黑龙,攀山涉水、翻山越岭,混铁盘龙棍,九只面牛、一只面虎、一碗琼浆……睁开眼睛。

李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既熟悉又陌生的床上。 反应了一会,李衍才想起,这是清河县一家客栈的上房。

“又做这个梦了!”李衍慢慢坐起,然后自言自语。

“这真是梦吗?”李衍又一次扪心自问。 第一次梦醒时分,李衍不仅穿越到了这个世界,还力大无穷、耳清目明,还有那根被李衍留在水泊梁山的混铁盘龙棍!这让李衍怎么相信这只是一个梦?这次李衍之所以离开水泊梁山北上蓟州,除了想亲自招募几个好汉上山壮大水泊梁山以外,他还想见一个奇人——罗真人。

如果这个世界真是水浒世界,那么神通广大的罗真人也应该存在才对。

找到罗真人之后,也许就能知道,他李衍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世界?退一步说,罗真人就像给宋江一样给他几句话也好啊。

另外,李衍也想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神仙道法,公孙胜、高廉、乔道清、樊瑞、马灵、戴宗、道乙、李助、贺重宝、寇烕、郑彪,包括宋江,他们到底会不会呼风唤雨?其实李衍还有一个念头——如果这个世界真有神仙道法,他李衍到底是修道成仙呐,还是争霸天下?所以,此行也是李衍寻找自我和确定此生目标之旅。

“咚咚咚!”“哥哥,你起来了吗?”敲门声过后,阮小七的声音传了进来。 阮氏三雄上山了之后,李衍立即以阮氏三雄为首组建水泊梁山的水军。 对于水军,李衍并不太懂,尽管他曾在水面舰艇部队服过兵役。 而且,目前的条件实在是有限,所以李衍也就让阮氏三雄随便折腾了。 这次北上蓟州,李衍本想带上王伦的。

因为王伦是目前唯一一个有可能篡他水泊梁山寨主之位的人。

可现在的水泊梁山实在是离不开主管行政的王伦。 想了又想,李衍决定给王伦一个机会,毕竟,只有千日当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 顺便,李衍也看看自己是不是真像所有人所表现的那么受爱戴。 如果不是,李衍想看看,他们之中,到底谁是人,谁是鬼?至于为什么带阮小七出来。

一来,李衍身边需要一个绝对忠心的使唤人。 二来,只要阮小七在李衍手上,阮小二和阮小五就不能被王伦拉过去,而只要阮小二和阮小五不被王伦拉过去,梁山泊的水军就会掌握在李衍手上,如此一来,王伦就翻不出太大的浪!三来,李衍很喜欢性格直爽的阮小七,想带他见见世面,以便将来更好的培养他。

思绪被阮小七打断了的李衍,抬起手腕看了看自己带到这个世界上的唯一一个有用的东西(机械航海手表),发现已经八点半了。 这块机械航海手表可是花了在炼钢厂当生产主管的李衍小一年的工资,而且还是李衍托一个过命交情的战友从瑞士代购回来的,当时着实让李衍心疼了很时间。

这块机械航海手表在普通手表的基础上多装了航海盘,该表盘可以转动,用来推算世界各大城市的时间,表盘上注有世界各城市名称和地区子午线,当轮船行驶到某一地方,可按当时所位于某地的经度,以格林威治时间换算出当时所在地的间,以便于航海作业!用袖子将手表盖上,李衍一边下床、一边说:“我起来了,七郎你进来吧。

”推开门进来了之后,阮小七就迫不及待道:“哥哥,你让兄弟们打听的武松武二郎有消息了!”……武松。

有勇,打虎。 有谋,惩罚潘金莲西门庆。

有智,躲过母夜叉孙二娘的暗算——这里可是粗中有细的鲁智深都栽过跟头的地方。

在武大郎死之前,武松绝对是一条响当当的好汉——冷静睿智,嫉恶如仇,行侠仗义,恩怨分明,有仇必报,有恩也必报。

如果武松诛杀了潘金莲和西门庆之后陈文昭没有从轻判罚武松让武松可以一死,那么武松一定是水浒里为数不多的真好汉之一。 那之前的武松,功名心很强,善于为自己打小算盘,但绝不失为是一条真正的好汉。 武大郎死了之后,失去唯一至亲同时又失去前途的武松,性格急转直下,开始自暴自弃,不问青红皂白与卖人肉的张青结拜,沦为黑社会施恩的打手,嗜杀无度,甚至连妇孺都杀,成为一个纯粹的绿林人士,离真正的好汉也越来越远……可惜!可悲!可叹!如今是政和四年七月初,武松应该还没离开清河县去柴进那里避难。 出于对武松的惋惜,也因为想看看能不能招募到武松这个高手,在路过清河县的时候,李衍让阮小七找了一家客栈,他们这一行人就在清河县住了下来。 一个时辰后,李衍带来的一伍(五个)哨探打听到了武松的准确消息——此时,武松正在醉仙楼与人吃酒。 随后,李衍就带着阮小七前往醉仙楼……一进入醉仙楼,李衍就看见靠窗那桌坐着两个正在吃酒的人,其一是一条八尺有余的大汉。

但见:身躯凛凛,相貌堂堂。 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

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语话轩昂,吐千丈凌云之志气。 心雄胆大,似撼天狮子下云端;骨健筋强,如摇地貔貅临座上。

如同天上降魔主,真是人间太岁神。 还没等李衍过去跟这疑似是武松的大汉打招呼,大汉突然跟同桌的公人模样的人争吵起来!两人越吵越激烈!可能是吵出了真火,公人模样的人言词开始变得恶毒起来!大汉怒起给了公人一拳!公人应声而倒,似死了一般!见打死人了,大汉的酒立时一醒!愕然了少许,大汉就逃也似的向李衍奔来,不,应该说,大汉准备夺门而出!就在大汉与李衍擦身而过之际,李衍突然伸出手拦下了大汉!急于逃命的大汉,眼中一急,随即去拨李衍,想要将多管闲事的李衍拨到一边,然后继续逃命!李衍突然一把抓住大汉的手腕!大汉先是一怔,随即眼中闪过了一丝嘲弄!他双臂有千八百斤的力气,李衍并不太高壮,怎么可能抓得住他的手臂?大汉一较劲!随即一脸骇然!他不仅不能挣开李衍的手,甚至连动一下都不可能!大汉急道:“你要干什么?”李衍看着那公人道:“人可能没死。 ”,然后松开了大汉的手臂。 大汉一怔!很快,大汉就反应了过来,然后跑回去查看公人。 仔细查看了一番,大汉松了一口气——公人真的没死,只不过就是昏了过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