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囚爱:夫人休想逃金可可冯子鸣

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7-22 16:44 来源:本站

囚爱:夫人休想逃金可可冯子鸣

笔趣阁最快更新囚爱:夫人休想逃金可可冯子鸣最新章节。

H市机场。

几天不见,乔瑾谦憔悴了不少,褪去了谦谦君子的气质,成功跻身成为大叔。

“瑾谦,恩慧现在怎么样?”“已经出了手术室,还是还没醒,这几天是危险期。 ”乔瑾谦很在意乔恩慧,可以说视她如命。

所以乔恩慧出事之后,乔瑾谦不顾一切的将夏珂打了一顿,夏珂因此住进医院,初步诊断没什么重伤,但是手腕骨折了。

“那就好。

”最起码手术这一关算是挺过来了,金可可也松了口气。

“你的腿怎么回事?”乔瑾谦早就注意到金可可行走不便。

“不小心摔了一跤,没什么大事。

”这种情况下,即便金可可脸色不好,乔瑾谦也不会怀疑有什么的。

二人来到医院,夏珂换了身隔离服走进重症监护室。

钱小甜本身说什么都不允许夏珂去看乔恩慧的,但是被夏珂身边的暗卫吓到了,她还就认怂了。

“夏珂这个混蛋,他竟然还敢过来!”金可可恨得牙痒痒。 “就让他看看恩慧的惨状,让他的良心跟着受到谴责!”钱小甜为自己的懦弱找了个非常适合的借口和理由。

“他有良心?有良心会残忍的,让恩慧亲眼见证他和别的女人的婚礼?这种男人分明就是小心眼至极,不爱就算了,还要伤害!一点没有绅士风度!”金可可真的很唾弃夏珂的所作所为。

钱小甜选择闭嘴,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金可可哪里变了。 夏珂在重症监护室待了好几个小时,成功霸占别人的时间。 由于重症监护室里的病人都在和死亡作斗争,所以特别需要休息。

而且他们由于身体受到重创,以至于抵抗力严重受损,所以不能过多的接触人。

“我去,他是魔鬼吗?不知道我们在外面排队?这个自私自利的男人!他现在不是要娶别的女人?为什么要守在恩慧的病床前?还有,他为什么要亲恩慧?为什么要牵着恩慧的手?你们确定他不会趁机下毒?”金可可瞬间化身成为问题宝宝,一连串的问题令钱小甜一脸懵逼。

“你问的,正是我想问的。 ”钱小甜道。

“这个死变态,他肯定是想一脚踩两条船,混球!真是个混球!医生呢?叫医生过来!”金可可气的抓狂。

钱小甜生无可恋道:“这家医院是他家投资的。 ”“什么!”金可可一脸的不可思议。 “对,你没听错。

”钱小甜点点头。

“那你还把恩慧送过来,你不怕恩慧被害死?”金可可说完钱小甜,又对乔瑾谦说:“瑾谦,她胡闹,你也跟着?”“这家医院是整个H市最好的医院,恩慧当时不停地呕血,情况很是危险。 ”如果不是这样,乔瑾谦说什么都不会让乔恩慧再和夏珂有半点关系。

“呕血!为什么没人和我说?”金可可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瑾谦担心你会胡思乱想。

”钱小甜不愿意当任何人的背锅侠,实话实说。

“你们!”一想到差点就看不到乔恩慧最后一面,金可可就后怕不已。 金可可泄愤般的一拳头捶在玻璃窗上,泪水迅速翻滚。

看着躺在病床上毫无人气的乔恩慧,金可可很是心疼。 “恩慧,请你坚持下去,我要和你做一辈子的好闺蜜!”这一天,金可可经历了太多,终于疲惫的倒下了。 昏迷前,金可可听到了一道陌生而又熟悉的苍老声音。

朦胧之间,金可可感觉到手指被针戳了下,耳边传来几个人的说话声音,只是他们在说些什么,她怎么也听不清楚。

一觉醒来,金可可被入目的陌生环境吓了一跳。

“小甜?瑾谦!”金可可翻身下床。 这是一间装修豪华气派的公主房,从装修风格来看,这间房应该有些年头了,一些老旧的摆件证实了金可可的猜想。

她昏迷前明明在医院,钱小甜和乔瑾谦都在,他们不可能送她到这么诡异的地方。 “醒了!”沉重的门被人从外推开,拐杖碰撞地面发出令人心惊肉跳的声音。

是夏谢!他想干什么?金可可心口一惊,下意识的倒退几步。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

”夏谢笑容慈祥,声音和蔼。

即便如此,金可可仍旧能够嗅到阴谋诡计的气息。

“夏老先生,这是哪里?”金可可压抑住心底的恐慌。

“桌子上有一张摆台,我建议你看一下。

”夏谢坐在椅子上,即便头发花白,满脸岁月的痕迹,他的周身仍旧散发出令人无法忽视的气势。 金可可顺着夏谢指的方向。

桌子距离金可可不远,即便站在她的位置,她也能够看到摆台上的照片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女孩。 金可可往前走几步,发现女孩似曾相识。 再走几步,确定女孩和她长得有几分相似。 最后,金可可定定地站在桌前,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照片上的女孩。

这是她?不,还不是她!从照片的陈色来看,已经有些年头了。

而且照片上的她,眼角有一颗显眼的泪痣。 那么这个人的身份会是什么?“她是谁?”金可可已经猜到了,只是为了确认一下。 “她是我的女儿。 ”夏谢道,眼底带着一抹思念。

“为什么我们长得如此相似?”金可可很是不解。

夏谢深深的看着金可可的脸,似是通过她看到照片上的那个人。

良久!夏谢才公布答案,“因为你是她的女儿!”轰的一声响。 金可可仿佛听到脑中的某根神经断裂。 脑中快速闪过束蕾和金家明对她的种种不好,她竟然愿意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事实。 “夏家的根源是在W市,后来因为一些事情搬到了H市。

”夏谢为金可可解惑。 “可是为什么我从没见过我妈妈?”金可可很清楚伟大的母爱,她相信没有一位母亲舍得遗弃自己的孩子。

“我还在调查。 ”由于事情发生了太多年,现在想要调查一切确实很难。 “那我爸是谁?”金可可情绪有些激动。 “最近我调查到了一些事情,但是还没有证据,你耐心等待,结果不会让你太意外。

”关于金可可这些年遭遇的事情,夏谢调查的一清二楚。

夏谢绝不会放过那些伤害过金可可的人。 金可可能够接受她不是金家明和束蕾的孩子,但是她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位位高权重的须发老人,竟然是她的外公。 “所以,你是我外公?”金可可傻傻的问。 “你妈是我的女儿,你说我是谁?”夏谢一直都在笑,这么多年的遗憾总算是得到弥补。 “外公!”清脆的声音很是悦耳。

笔趣阁最快更新囚爱:夫人休想逃金可可冯子鸣最新章节。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