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万人迷被迫宠爱以后》慕饶博容落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7-08 16:45 来源:本站

《万人迷被迫宠爱以后》慕饶博容落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姃瞪大了双眼,捂着嘴巴,泪水瞬息便淹没了起初的不可思议。

双膝一软,她跪坐在地上,瑟瑟发抖起来。 姥姥却站在原地,只是愣了几秒,伸手一挥,水塘恢复了原样。 良久,不见姥姥转身,姃早已哭成了泪人,头也抬不起来。 “小娃娃?过来……”姥姥呼唤着早在墙角窥探的晓曦白,吓了后者一个机灵,慢吞吞走到姥姥身边。 “来,坐下。 ”姥姥轻扶她的肩膀,与她一起作在水塘边沿。

“姑娘儿,你也来坐下。 ”哭哭啼啼,姃缓缓站起来,晓曦白见状赶忙上前去扶她坐下。

二人在姥姥身旁,听姥姥说话:“老身修行得道,已有千年。 难以寻得此与世隔绝之处,得以修身养性。 三百年前,途径章峨山,救下濒死狰一只,细心**,才有了今日的姃。 一百八十年前,往青丘山拜见师姐九尾妖狐,结缘腓腓一只。

见她灵气异常,是块修行得好料,便带回她一同与姃在我坐下修道,取名为阿棐。

咯咯咯……”也不知是哭还是笑,姥姥再次发出这种声响。

晓曦白皱着眉头,看得出姥姥心如刀割,也看得出姃的伤心欲绝。 “如今,阿棐却被妖道奎木夺走内丹,残忍屠害。 老身我虽与世隔绝,可姃与阿棐,如我子女二人,亦亲如骨肉,生死相连,咯咯咯……”奎木?!奎木杀死了姥姥的徒弟,姃的师妹?!刚刚在一侧远观,并不知具体何事惊扰,却万万没有想到,久不归家的小师妹成了奎木刀下亡魂!对姃来说,是悲痛。 对晓曦白而言,更是恐惧!“姥姥……”晓曦白抬头,以微弱的声音说道“早先在平临哥哥处听得过奎木的身份……”“咯咯…嗯?”“说是……说是二十八星宿的奎木狼,私自下界而来的……”晓曦白弱弱的说道,生怕触了姥姥动怒。

“果然……老身早就猜他来历之不简单!咯咯咯咯咯……”“奎木狼?!是奎木狼吗?!”姃惊呼起来,眼泪还在往外涌着,却突然跪在姥姥身前道“姥姥!我等与他为敌,哪里还有胜算?!”“咯咯咯咯咯咯!”没想到姥姥竟然笑出声了,“神仙大开杀戒,我等妖精却恪守成宪,隐世苦修?!咯咯咯咯咯咯!”不知是嘲笑,还是绝望,晓曦白根本无法理解姥姥。

“小娃娃哟!”姥姥转过头来,对晓曦白说道,“你可知为何老身一而再,再而三的帮你?”“不……不知……”“猫修一世而得一命,九命而修得人形;又修九命而得道,救九命而位列仙班。

”姥姥慢慢讲道,“此,便是猫之修行。 姥姥喜欢你,姥姥第一眼瞅见你,便知晓你是姥姥当救得第一命了。

却未料到,为了救你这小娃娃,姥姥却将九命舍去有二。

”两条命?“姥姥……只记得在金池镇外的乱葬岗上,平临哥哥误伤了姥姥,却不记得还有伤姥姥之处……”晓曦白小心翼翼问道。 “傻娃娃,你那心上人,中了奎木妖道的燧身咒,若不以老身之命换他一命,何以救得回来呀?咯咯咯咯咯……”晓曦白这才知晓,姥姥并非只是用血或咒术治好了平临,却是以血为介,以命向换!便赶忙下跪道“谢谢姥姥以命相救,晓曦白此生难报!”“咯咯咯咯咯……姥姥不要你报,姥姥只要你记得姥姥的好便是了……”一旁的姃看在眼里,明在心里。 她亦是晓得,姥姥修行至此,便是妖道之末,即将位列仙班了。

妖的成仙之路,各有不同。 姥姥既明了自己的路,自当义无反顾。 况且,妖欲成仙比起人欲成仙难上千万倍不止,姥姥潜心修道,大善而为,自己为他坐下弟子竟感万分荣幸。 “姥姥,可眼下……”姃奋力止住啼哭,问道姥姥。 “眼下,需加紧修炼,好歹也能抵挡得了一招半式……咯咯咯咯咯姥姥也好寻得破他之法。

”“听说因奎木下界,差了三位星君来拿他。

”晓曦白字字小心出口,“姥姥何不与那几位星君一同抗……”话未说完,姥姥突然勃然大怒!“我历尽千年,何以须得他人相助!咯咯!”姥姥突然站起身子,露出一粒粒可怕的尖牙,“今是我劫,躲我徒儿之命便是害我骨肉!老身自当以命相搏!”“可是姥姥……”姃也恳求道。

“咯!”叫声尖锐,震耳欲聋!姥姥始终是妖,可怕之处尽显无遗,吓得二人缩成一团,再不敢多言半句。 待姥姥转过身,急匆匆离去之后,晓曦白才缓缓站起身子。

见姃一动不动,晓曦白上前想要扶起她,却不想被她一把甩开:“别碰我!”晓曦白木纳了。

姃直起身,仇视着晓曦白道:“与奎木必有一战,到时可不想姥姥因你再丢了性命!”说完大步离去,留她一人在池塘旁,良久。

隔日清晨,晓曦白敲开了姃的房门。 “何时……”看起来,姃还对昨日的言语耿耿在心。 “就是……”晓曦白扭扭捏捏,“就是……姥姥昨日用的法术?在池塘边的法术?”“柳叶寻踪?”“正是!正是!”自己有求于人,可是碍着面子,不好意思起来,“不知……不知姃可会使否?”“哼,我在姥姥坐下修行百年,凡是姥姥教的法术,看上一遍必然得心应手了!”姃傲慢起来。 “那……姃可否给奴家展示一番?”“走!”小小的请求,却被姃视作对自己的挑战。 这便二话不说,领着晓曦白来到池塘旁边。 手中握着柳叶,姃问道:“看谁呢?不如……就看那奎木妖道在搞什么名堂吧!”这边要施法,却被晓曦白拦下来。 “别!千万别看他!”晓曦白回想起来,平临在陀罗庄与奎木斗智斗勇之时,曾在头发灯中被险些被奎木识破。

若是姃不慎,今次被奎木捉住了马脚,轻则将他本人引到此处;重则恐怕丢了性命。

“就看……就看曾救我性命的那位高人吧!”“也好……”柳叶在姃手中被攥紧,她默念咒语,再将柳叶递给晓曦白:“拿着。 心中默念那人的姓氏、模样,在抛进水中。 ”也不知平临的名字在她心中默念了几百次,样子在她脑海里浮现了几千次,最终,她还是依依不舍,把柳叶抛向池塘里。 柳叶激起的波澜散去,平临的模样渐渐显露出来。 这一霎那,晓曦白差点失声哭出来。

强捂着嘴巴,平临的样子,心中倒是安稳许多。

看起来,他早已无大碍。

又好似在马背上,颠簸间,有久音的影子,也有危月燕的影子。

还有马车一架,和两位不相识的人。

姃早已看出了晓曦白的异样,草草收了法术。

晓曦白还未看够这画面,平临已突然从水塘中消失。 这番意犹未尽,想问姃为何这般,却又欲言而止住。 姃嘴角泛起怪笑,双手叉腰,质问道晓曦白:“可不是什么高人吧?”言语中带着些许嘲讽,晓曦白也听的出来。

“是!当然是!”她急忙辩解道,“若不是他救下奴家,便是水鬼的腹中美味了!”“原来如此!”姃恍然大悟,点头道。

晓曦白也才意识到,自己言之过多,又慌忙撇过头去,不好意思了。

这一下,姃不但确定了水塘中映出的平临是晓曦白的心上人,一并连她为何倾心也了然了。 “思念吗?”姃问。 “嗯……”“可看清他在何处了?”“没……”“待你学成之后,前来问我,自然会告诉你啦!“丢下此话,姃便转生扬长而去。 展开阅读全文。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