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那困惑的日子(伤感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7-15 22:39 来源:本站

那困惑的日子(伤感散文)

  太阳落山了,余辉无力的穿过门前那棵杨桃树,隐约射在坐在厨房门口石头上二叔脸上。 此时,他好像很厌世没有动身去煮晚饭的愿望,只是双手托着下巴,眼神呆呆望着天边余辉。 他想着被拐走了十多年的老婆,想着长期飘流在外打工,尚不成年的孩子……  二叔本来有五个哥弟,他是老二。

自从分田到户搞单干后,拆散了哥弟情,人各顾各,昔日那颗心没有了,二叔成了孤独个体户。 年过半百的二叔,在无奈的情况下,他用了一生的储蓄,花了几千元,托人买来一个外籍老婆。 有了自己的家,再不受别人白眼了。

从此,他过上有人煮饭做菜有人缝洗衣裳的知足日子。 第二年,三十多岁的外籍老婆,为他生下一个男孩。

小天使降临,为这个小家庭带来一缕阳光。

正当二叔憧憬着美好未来的时候,第三年头,这三口之家,被南巡吹来的风吹散了。 外籍老婆耐不住清贫,被拐跑了。

一个知足家庭,犹如一块石头,被阵风刮滚到悬崖绝壁下,无影无踪……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打击,作为男人二叔,只好一手擦着眼泪,一手拉扯着孩子,支撑着这破碎的家,一步一步艰难走下去。

  俗话说,有女人就有家。 十多年过去了,在二叔的心目中,依然惦念着那有家的日子。 尽管这日子仅仅是短暂的三年,但是,在他的心目里,这三年是那样的如意,那样的幸福。

随着时光流逝去,他心里一天天烦闷起来,如今,自己已变成驼背的老人,腰痛、风湿、胃痛等疾病缠身,田地农活干不了;不成年的孩子,因没钱上学辍学在家,前两年外出打工流浪,一直不归;被拐走的老婆,至今,无声无息,下落不明……  忧愁、抑郁、焦虑、无奈笼罩在心头上,使二叔愁眉不展。

这几年来,他像是丛林中失落的一只猫头鹰,每天傍晚单独一人坐在厨房门口石头上,双手托着下巴,呆呆地看日落,已成为他的一种常态。 尽管政府每月有一百多元低保费,可是,他心里仍然十分困惑,这种令人心酸的日子,何时才是尽头呢?。

回到顶部